2014年之后我在什么地方?

2014年,为了上网更方便一点,必须用VPS给自己搭梯子,顺手用Typecho建了博客,之后这个地方存在的意义只是作为一个备份。

 我总喜欢换域名,最近终于买了一个好听一点的域名,如果不被大佬收购的话,也不会换了。

最新的博客地址是:https://krya.com/

2013年年度总结

不知道多少人愿意给自己作传,我感觉正在写自己的编年史,2013年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天朝圆梦元年三月宏光入室满堂光明以为圣迹遂辞东门差事至西门入吐蕃造酒坊蓉城分社为画师不辞辛苦半载有余是年政通人和万事如意无它可表"。好吧,开个玩笑,至少还有点其他事情说一说。

首先是自己的经济情况不容乐观。所有的寒门子弟进入社会之后肯定首先认识到钱是个好东西,我也一样,因为我很缺钱。本来以为一年到头能有一万的积攒,实际到年底已经一文不名。这些资金中转化成"固定资产投资"的有:一台七千多的单反、一台五千元的台式电脑主机、一部一千七的手机、一辆一千四的山地车、一张四百元的桌子、一个二手路由器,还有些零零碎碎的钱包豆浆机啊什么的。屯书的病已经治好了,一年到头买了两百多块钱的书基本上没读完。虽然公司包吃,家里包住;但是其余的钱确实不知道用到哪儿去了。另外,迫于家庭压力和实际情况,父母在我头上压了一套房子,从14年开始,我每月还要还两千多的贷款。说心里话,有了房子之后时常感觉自己是拔了羽毛的鸟,以前那些近在咫尺的愿望目前是那么遥不可及。假如新的一年还有经济计划,我还是希望能存一万元钱。

第二,努力使自己更有趣一些。这一年在新的公司接触的中年人比较多,特别是断断续续来公司应聘的一批人,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无能、无助,以及破罐子破摔。或许他们本来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被社会逼的无可奈何,学不会知识又找不到关系,如果下半辈子还有可能的话,只能寄望于福利彩票了。为避免悲剧,放在我们面前的现实就是多积累、多学习,譬如学Python编程,刻闲章,观摩领导的办事风格,甚至是给自己编排一出能在任何场合都能充数的脱口秀或者逗乐女生的荤段子;这些都是我谓之"有趣"的内涵和人生哲学;我相信坚持下去,到八十岁的时候依然可以和大家谈笑风生。

第三,我依然是个好人。其实我宁愿当一个恶人,要不是喜欢,我他妈脑子进水了才会对你好!

第四,成为普通人。尽管我一度想在文艺之路上走那么一小段,当看到一些人高贵冷艳不食人间烟火之后逐渐感到恶心;但是我并没有诋毁"文艺"的意思,只是看不惯一些人借文艺之名装格调,装品味,附庸风雅。卿本穷逼,奈何装逼;你爱看书就看,爱摇滚就摇滚,爱咖啡就喝;何必喝一百多块钱的红酒非要用高脚杯摇来摇去兜半天,何必吃一回西餐就要抒发感概大不列颠的温馨,何必看到一轮满月就要整宿不睡写绝句。真的,没有那么多是非因果,必然偶然,人生没有那么多仪式,你爱笑就笑,爱哭就哭,喜欢就喜欢,讨厌就讨厌。

整整一年,大概只有这么多话吧。

Posted in |

你往何处去

读大学的时候我不爱学习,没有妞泡,也不爱到处闲逛,所以喜欢泡图书馆。时常在图书馆一待就是整个下午,当时三楼文学类图书室进门左边靠里倒数第三排第四层右边的书架上有一本叫《你往何处去》的小说,大概有三百页;但是我从来没有借过它。时至今日,却依然记得这本书,它的名字就像一根芒刺,总在我最徘徊的时候朝我背上戳一下:“嘿!你往何处去?”

前几天一个高中同学要把她闺蜜的同学介绍给我认识;因为这个女生和我是一个地方的人,才有意撮合。我更担心她是我小学或者初中同学,问的第一个情况是她的名字,之后才安心地约出来。还没想过为何如此坦然地独自去见一个陌生人,至少在感情上,我没有主动过一次。我洗了澡,刮了胡子,甚至还用了一点爽肤水,然后借了车,加了油赶往龙泉;无缘无故想起《在路上》有一个叫迪安的家伙;反正这趟出门想不出有什么好的未来,也想不出什么不好的未来,总之是往那儿去。

在咖啡馆,我点了一杯卡布其诺;希望她也点一杯卡布其诺,结果只点了一杯柠檬水。她只是傻愣愣地盯着我,不说一句话。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氛围,我环视了一下咖啡馆的藏书,然后回到座位上,给她说这些书还可以,喜欢看书吗?她摇摇头,我又说一年多就没有看书,自从工作后我就不是我自己了。曾经对社会疾苦的怜悯,对生活抱有的热情,对未来充满的期待,都他妈随着一年多的社会生活烟消云散了。我只关心呼吸的空气,天气的阴晴,每日的伙食,每月的工资,每年的收入;还每月的房贷,每期的信用卡;想法设法弄点钱买镜头,买电脑,买车。像麦克格雷格在《猜火车》的一段台词:Choose lif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Choose a family. Choose a big fucking television,choose washingmachines, cars, compact disk players and electrical tinopeners...choose DIY and wondering who the fuck you are on a Sundaymorning. Choose sitting on the couch, watching mind-numbing,spirit-crushing game shows, stuffing junk food into y.........

显然在大白天,在一个没有电影院又没有其他娱乐项目的古镇,把一个姑娘丢回家不是礼貌的行为,我说别逛了,陪我开车到山里面转一转吧,好久没见绿色。我开着车,一直到龙泉大山里面,也不知道前方是何处,就顺着路一直开一直开,直到天黑。

“嘿!你往何处去?”

“不知道。”

地点: 中国四川省成都龙泉驿区龙泉镇 邮政编码: 610100
Posted in |

我所认识的比特币

可能最近每一个见识了比特币疯狂涨幅的人都遗憾过两年前孤陋寡闻或者目光短浅,譬如我爹看了央视三番五次的报道之后无不幽怨地问我:“两年前为什么不买一点存着?”我则反问他:“8个月前才两百多元的时候就我给你讲过,当时为什么不资助一点呢?”

实际上我接触比特币的时期很早,2011年11月注册V2EX的前半年就在这个论坛上面知道了比特币的概念,得知只要挖矿就能获得收益,于是抱着测试电脑性能而不是赚钱的目的试着挖矿;可能当时中文资料比较少,以为比特币钱包可以挖矿,稀里糊涂的挖了半天没任何收益,以为是自己的电脑慢,便卸载了软件,此后一年多时间都没再关注。

直到今年2月份比特币一小波涨幅才使我重新注意到这个东西,抱着玩玩的心态在淘宝上买了一个币,十几天翻了一倍;后来知道还有比特币交易市场,果断在平台抛掉。再后来,就是这段时间比特币的涨幅足以使任何人震惊,一千多一夜翻倍,我又感到机会来了;但一边是超高风险,一边是超高回报率,我不得不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用信用卡套现入市,最终赚了一点。

虽然通过比特币赚了钱,但不管得到怎样的好处,我依然坚持认为比特币并不适合作为流通货币。

首先,比特币交易效率低下。比特币交易需要六次确认才能有效,而在线下交易中,相互间并没有足够长的时间等待;除非有实力的公司成立一个类似支付宝的结算中心,大家把比特币放在这个平台上,交易时只需要操作一次数据库即可;但是这种思路将导致比特币的P2P属性变成集权属性;这个结算中心又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中央银行,如此这般,要比特币何用?

第二,比特币天然通缩,会造成流动性紧缩。既然比特币数量有限,甚至有些人会因为磁盘数据丢失造成比特币永远丢失,一个单位比特币所能够买的东西就会越多;如果每个人都知道比特币越存越值钱,谁还愿意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所以比特币不能充当一般等价物,就不能叫做货币。

所以我所认识的比特币天生是来炒作的,好比一个庄家开的盘口,一部分人绝对会赢,一部分人绝对会输,但是大家依然乐此不疲地赌博,就是看到了其中可能存在的利润。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必然是一个狂热的赌徒,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暴涨。每个人都拥有的时候,它的价格可能趋于平缓;当大家都发现它不适合交易的时候,其价格就该下跌了。

Posted in , |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