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浮年(一)

校车载着我们班同学滑出了校门,我们要去到何方?也许只有司机知道 ,我只知道那里是一个医院。在驶出校门的一刹那,我意识到我又在路上了,我总是在路上。是什么原因让我每当意识到我在路上时总有莫名的向前的热情,感觉灵魂在向前奔驰?前方是一个我未曾到达过的天地,是对未知的渴望?我很希望那天我可以随便招辆车,那辆车将带我去远方。然而这辆车没有带我去远方,而是将我们送到了市西区的一所“人民”医院。西区,我从未到过,仅仅在谷歌地图上神游过一番,没想到它竟比想象中大,因为攀枝花历来只有比想象中小的传统。下车后,我们进入了医院,不久,她来了,那时我正在测心率,并没有给她打招呼,当然她也没有给我招呼,或许没看到我吧!假如她看到了呢?那只能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阅读(0)| 评论(0) | |删除 |推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