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青年的冬天

算是冬天了。

刚才洗了一个冷水澡,冷冷的,一如既往。回想了一下打回老家的电话,婆问我攀枝花冷不冷,我回答稍微有点冷,她接着说不要整感冒了哦,我轻轻地回答一句:“嗯”,当时想到我平时都在洗冷水澡,我不可能伤风感冒。从大一到现在,我在攀枝花只洗过一次热水澡,那次是因为大冬天的右手被伟少用刮胡子的那种刀片不小心伤到,可以看见大指拇的骨头了,弄到医院缝了几针,不敢碰冷水。因为一直这样坚持,在冬天,我觉得我有抵抗严寒的能力;但是在夏天,每年暑假我都会被空调吹感冒,惯例。

在这里,冬天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拖着一把靠椅到楼顶懒洋洋的晒暖暖的太阳,四仰八叉地扣着一本书在脸上。攀西阳光,已经是攀枝花市政府努力打造的一个冬季旅游品牌,我常常想,以后我有能力了,每天冬天我都把爸妈接到这里来过冬。南充或者成都的冬天总是灰蒙蒙的,我总是这样的感觉,不见阳光,不见绿色,也不见白色。甚至连心情也是阴沉阴沉的,如果不小心还滴那么几滴冬雨,心也淅淅沥沥了。

每学期我都去学校后面的山上爬爬,一是去看后面连片工地一学期的进度,二是锻炼锻炼,更多是因为习惯,比如我坐惯了教室靠右第三排挨着过道的座位一样。冬天去爬后面的山,气喘吁吁的登顶,俯瞰山脚的城市,似乎置身于春天,说不出的行云流水。

每次放寒假我都会改一下心情,内容总是舍不得这里的终日暖阳冬天。

文艺青年已经爱上了这里的冬天,但是他迟早要逃离这片神奇的土地。

Posted in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