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从一个圆心画出多少条半径来,就有多少种生活之道



“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就是在一个缺乏常识的环境下一些缺乏常识的人对自己的能力自信满满,又对自己的价值体系坚信不疑,还对自己的道德激情深感自豪”——李海鹏《实迷途其未远》

还得从某个地方上某篇帖子说起,一个同学在上面发表一篇名为《我认为是个人就应该去看<****>》,光看名字就让我有想泼他一脸狗粪的冲动,我真他妈后悔或者稍带庆幸我曾经与这个SB看过同样的东西,后悔的是他一句话把我的智商拉到和他一个水平线上,庆幸的是我还算是人类。温+饱都还不敢说是个中国人就应当爱党爱国的言论,邓大爷都还只希望海外华人不要求你爱党,只希望你爱国,他丫的自己都还在被别人代表,就开始对全体人类颐指气使了,还真把自己当成芮成刚了吧?!与此类似的言论经常都看的到,比如某某专家列出的青少年十大必读好书,某某出版社出版的《人生必去的几十个景点》,某某程序员必须掌握的的几大技巧……,真的,很多稍微有点小成就的人有这种指导别人的意愿,他认为只有他的成功之道才是真正的成功之道,别人偶尔成功,他说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因此他会自豪的以为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审美观……人生观都是值得处在水深火热的底层群众学习和领会的,他们还会骄傲的把他的观点编个小册子,取个《圣经》似的名字《××应该×××》,像革命教材《怎样打飞机》一样给发给群众。著书立说本来是件好事,但是如果某位专家写的《圣经》中“上帝创造人”的观点被“书柜”一股脑的装进大脑怎么办。

如果一个人的不恰当指导思想被一个两个人装进大脑,但是没有产生错误的行动倒也无妨,怕就怕在,如果这句指导思想被一群人接受,更严重的是被社会广大人民接受,并且他们不读书了、不工作了、不在家里教育小孩子了,都跑出去,按照指导思想的行动,斗人打人,知道这种行动的后果有多么严重吗?一切辉煌的成果,一群天资聪明人都摧毁了,倒下了,谁负得起这个责?历史建筑可以重建,人死了不能复生。每个人都不可能有专门为自己擦除错误言论的真理部,无论什么话,我都不希望是两句轻薄的戏谑。你说:“来打我噻”,我一耳光打过来,你说:“操,你还真打啊?”我说是你喊我打的,关我什么事,那时五个手指印分明地在写在你脸上写着疼痛。

能负起责任或者大不了一死的说话者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听众可要仔细分辨。讲个笑话:战场上,连长对小董说,炸药包上有胶,粘在桥底下就行...桥底下,小董举着炸药包怒骂:他妈的连长,两面都有胶!

成都春熙路上有一句孙中山的题词“天下为公”,从这里我可以想到孙中山天下大同的理想。不过我喜欢对“大同”二字恶意曲解,如果天下的人都一样了还有什么意思,扎米亚金《我们》中给每个人都编了一个号码,互相之间都是叫代码,人只能按规定的程序活动,天啊,活在这世界还有什么意思。我感谢世界上还有“特色”这个词汇存在,正是每个人不同的思维和想法才造就了这个多彩的世界,人才可以为财死、为财活;为爱死、为爱活……,所以我不希望每个人都去做同样的事情,而且这个世界必须多元的存在,也就千万不能要求每个人必须去做某件事情。《瓦尔登湖》中有一句“能从一个圆心画出多少条半径来,就有多少种生活之道”。除了多胞胎相伴出生外,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出生,然后孤独的死去,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与你无关,与我无关,那么一个人选择了自己的生活之道,凭什么需要别人强加的指责和指引,即使犯法也有法律的约束,社会行为有道德的约束,怎么选择还是完全在于个人,又不是三岁小孩,不需要别人的“你就应该这么做”,当然一个人选择的道路也只能由一个人来走,走对的收获,走错的责任也只能由自己承担。

有很多如同本文开篇一样的人,他们对自己认知感到无比自豪,总是有意无意善意恶意,把问题说的多严重,强调你必须跟他一起趟浑水上贼船。这样回答吧:“嗯,瞧你丫的操性,爷是读过书的!”

与我在word文档上面的原文略有差别。

Posted in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