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在一号线》,这货很合我口味

佛祖在一号线


刚才花了点时间把李海鹏的《佛祖在一号线》看完了,这本书已经买了一段时间,但是最近被考试这桩破事拖着没时间看,今天所有的试都考完了,我也把我买的一堆书从书架上取下来堆在桌子上,一本一本的消灭,首先就是看还没读完的《佛祖在一号线》。买这本书是因为之前在豆瓣看到这本书的很多好评,我总是相信豆瓣的,于是网上找到TXT格式的文档放到手机里,在深夜没入睡前读读,仅仅看到前面几篇就已经为作者的风趣和犀利折服,继续看TXT那么就对不起李大叔了,所以果断在当当下了订单,就这个情况。拿到书后,扒开封腰,原来是本线装书,真正的封面是大蓝色,书脊没做处理,像古籍一样,不知道李海鹏怎么答应用这种少见的装帧,难道预示此书必成经典。

既然本文的题目是《这货很合我口味》,那么我说这本书装帧奇怪甚至有点批判的措辞全部都是屁话,我是专门来表扬此书的,也符合中国人写文赞事欲扬先抑的套路了。我能把此书比作《围城》不?我读书有个习惯,觉得凡事能引我开怀大笑和些许思考的书我都把他往《围城》上靠,当然拿此书比《围城》那是万万不及的,但是拿此书来对仗一下社会,却也不失为善本。本书是作为新闻记者和专栏作家的李海鹏同学在《第一财经周刊》、《南方周末》和《智库GQ》等几个刊物上面文章的合集,《佛祖在一号线》仅仅是里面的一篇,在我看来那篇文章内容稀松平常,但是篇名起得倒也顺溜,用来作书名,合了人们群众普遍的好奇心,顺手翻翻,发现有好文章后买下此书,书商、李海鹏和读者皆大欢喜。如果说李海鹏写的犀利,不能说是他写文章时插入几句“你妈逼”“去你大爷的”即为犀利,主要是他写文章能够做出一个文人应有的独立思考,能够深刻的对社会现象的做出反省和批判,而不是《人民日报》上面写手的一味的歌功颂德,当然,能在南方报系发表文章的人肯定不是那种专职写手,这也是我喜欢远离北京的南方系的原因。李海鹏在文中有一句话让我颇为感慨,我前几篇文章中应用过,他说:“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就是在一个缺乏常识的环境下一些缺乏常识的人对自己的能力自信满满,又对自己的价值体系坚信不疑,还对自己的道德激情深感自豪 ”,我一直找不到一句恰当的话来形容我的一些心境,好比有些始终不能够表达出的爱一样想说却不知道怎么说,他的这句话恰如其分的表达了我的一些观点;还有他说“好多年前我在一个BBS玩,跟一些人不大友睦,也不能全怪他们,我也是猫爪子闲不着,见到傻蛋就想指出来。这种事不仅无聊,而且没有尽头——傻蛋这东西,永远像链球菌一般无穷无尽。”读到此处我笑了,我的上网经历和李海鹏有点类似,但是这么给力的比喻却是第一次听到,好吧,先入为主,如果各位朋友说曾经在某地儿见过这个比喻我是拒不承认的。此般段子在这本书中比比皆是,摘录后发到微博也很不错,我很想用笔勾下来,然而我是一个爱书而且稍微懒散的人,没做这种事。

我看到过一句话,说现在什么书最好卖,答曰“愤青写的书”,如果按照五毛的观点,这本书的确是一本愤青写的书,因为李海鹏没有像韩寒说的一句话所抨击人去那样去实践:现在已经有那么多人去歌功颂德了,不差一个我;我不是五毛,所以我觉得此书绝不愤青,它不过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思考罢了。

Posted in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