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新年前最后一篇更新,然后闪回老家去了

自从回到成都后我很少外出,以前多活跃的一个孩子,现在沉默寡言,一动不动。

多久以来都没有在晚上十一点前睡过觉的经历,在家这段时间,经常十二点过我爬上床,可是睡不着,睁着眼睛盯着微光映射的屋子,伴着秒钟滴答滴答的响声,真他妈安静,像是自己突然从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消失一样,我不存在了,时钟仍然一刻不停的转着,地球仍然一刻不停地转着。人真的很渺小,假如我突然消失了,明天早上,太阳照常升起,除了与我有关的几个人,其他人丝毫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上班的上班,打小孩的打小孩,进夜店的进夜店。每天那么多人挥手告别告别世界,也许只有几个人知道他曾在世上走了一遭,假如是我,真不甘心。人可以卑微的活着,但是想法不一样,有的人,卑微的外表有一颗卑微的心灵;有的人,卑微的外表下有一颗骄傲的心灵。他意识到自己的伟大,可是,他还不知道通过何种方式来实现,苦闷不已。我常想人——准确的说是我——到底要怎么走完这一生,平平静静的或者轰轰烈烈的度过?我能给亲人朋友挚爱带来什么,甚至能给很多很多人带来什么?实在想不到。估计很多人也是这样吧,不知道前面的路是什么,但是时间把我们往前赶,走一步算一步。一些人这样碌碌无为地走完了自己的几十年。有些人运气好一点,承蒙无为之神的照顾,竟然一帆风顺,风生水起。听说松下幸之助为自己的事业做了几十上百年年的规划,我怀疑一个人是不是真的能给自己规划二三十年,不是那种毫无波澜的规划,而是能在这二三十年做出一番事业,至少你能管理那么几千人、成就几吨黄金的产值。不容易吧。一个人这样给自己硬性的规定目标总是不好的,我始终这样认为,这样很容易把自己拐进死胡同,钻不出来,死在了里面。——写到这里,我发现我自己陷入了死循环,一方面我不知道我未来能干什么,反正要有成果;在另一方面我却不愿意为自己定目标。不给自己定目标,我很可能就是被时间驱策着前进,不能实现所谓的价值;给自己定目标,也不容易实现几吨黄金的产值。到底要怎样活?到底要他妈的实现他妈的什么狗屁理想?!——笑。

好了,我还没有说我最终想要什么,新闻上的人可以“甘于吃苦,乐于奉献”,可我没有那样的精神觉悟,总体而言,我需要物质的层面上的充足,精神层面上的满足~~屁话。我的梦想就是我有很多很多钱,我自己赚的,不违背任何道德,但可以违背一点不至于进局子法律。我买的起我需要的东西,不过分浪费,偶尔腐化腐化,不破坏生态环境。我能帮助我看的到的人都过上和我一样的生活水平,愿不愿意是他的事,不奢求他和我一样的世界观,即使去死,不对我造成影响就行了。有一个两个好朋友,没事吹吹牛皮,对骂两句也没事;有一个好妻子,相亲相爱,能理解我,我也能理解她。没有更多了,虽然我的梦想就是寥寥数笔,但是似乎人类的整个文明史都在写这些事情:事业和爱情,外加我自己添加的生态环境。哇哦~~我他妈好伟大,我不仅想到了人类之乐,我还想到了动物植物之乐,活脱脱一个在世范仲淹嘛。

-------------------------------------上面不想写了,写下面的事情---------------------------------------

20号我在卓越下的单子,有帮娟买的两本书,托业英语考试用的,完全不了解是个什么劳什子,但是感觉很华丽,不过我心里有点小阴天,因为我想到我的英语等级考试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PASS;然后我还买了《嫌疑人X的献身》和《送你一颗子弹》,卓越在成都有仓库,按道理我应该第二天就收到了,可我等了两天没到,前天重新检查了订单,原来《送你一颗子弹》在我下单后就没货了,取消了这本书后,今天我终于收到了快递。这两本书小说都是别人推荐的,感谢kurt和失落的葵花,还有格子控同学,三个差不多都算东野迷,《白夜行》是我读过的最酣畅淋漓的小说,但是没有再买他书的打算,我没有同时买一个作家两本书的习惯,但是三位同学给东野圭吾这么高的评价,我就没理由不继续读他一点小说了,《送你一颗子弹》原本在购书单之列,葵花同学加速了我的购买。还有Roy同学以及另外一位同学推荐的《万物有灵且美》和梁文道的《我读》,我也会一并放入我读购书单中,都是好书,评价也高,我也会慢慢买来读的。

今天还去了趟一号桥的布克购书中心,几年前在这里得到了会员身份后,我就被这家书店绑住了,不是网上买书就是在这个书店买书。我去的时候乘公交,春节到了,公交车好挤,我带着耳机,在公交车上一边和拥挤的人流做斗争,一边听Moumoon的《Sunshine Girl》,这首歌也是小清新,被我翻来覆去放,陈绮贞也是这种路线,迟早有一天我会把这些歌听烦。

书买了,也是娟的专八词汇,瀑布,我还在四级路上啊。然后去侄女一周岁生日请客吃饭的地方,也是挤公交去的,顺路发了一条微博,没用手机地图,走过头了,又折回来。见着表弟,他穿着皮夹克,是比我冷多了,我注意到他的手又比我粗了很多,不知是冻的还是他生活开好了。然后吃饭前瞟到侄女的外公戴着大金戒指的手握着一台疑似iPhone 3GS,另一只手点啊点,喔,混的还不错?我专心吃饭的时候,被一道光闪过,却发现他掏出一台单反,奥林巴斯的,遗憾怎么不是佳能60D,不过我这个年轻人还是彻底伤心了。

今天下午,也可能是后天,我要回南充去了,回我农村的老家去了,有一个初中同学聚会,五六年没见了吧;还要见见高中的几个同学,有的要毕业工作了,估计很多年都见不到,趁此机会珍惜一下。过完年又回成都来。

这段时间不再更新博客,留言也不会及时回复。祝各位农历新年快乐!!!

Posted in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