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两日

浮生两日

昨天我终于结束了漫长困苦的课程设计,其实前天下午我已经拿去给老师检查了,他一打开我的零号图纸,东一指西一点,发现了几个错误,我只得拿回来修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状况,没有谁牛B到能够直接上交,有几个人因为买了当天的火车票急着赶火车,所以等老师检查指出错误后拿回寝室转了一会儿又重新拿去交,老师也记不住什么时候给他们检查过,问他们改没有,自然回答改了,顺利上交、然后溜人。

我昨天去交的时候,他开会去了,我在他办公室居然可耻地看到我的另一门课程的卷面成绩只有55分,当时很有把55改成85的冲动,转头一想55分还不能把我判死刑,加上我的平时成绩和实验成绩混及格应该没什么问题,没有私自改成绩的经验,不冒这个险;当然,不是说如果那个55是最终成绩,我就会悄悄的在上面改上一笔,这仅仅是在心里想想而已,现在还没有正式把“思想罪”没有写进法律条文,暂时没那位大大能给我定罪,哈哈,——今天早上我查了成绩,不出所料外加一份庆幸,六十几分,顺利过了,意味着本学期没有挂科,就我而言这是可喜可贺的事情——继续说昨天的事情,老师也没有看我改过的课程设计作业,自从他当上学生科的科长,整天忙得晕头转向,看到办公室有两个人准备交作业,叫我们把东西放在那里然后去帮另外一个老师搬东西,一个投影幕布,我和室友就搬着这个东西穿过校园给一个企业高层培训班送去,走马观花一番,似乎那些所谓的企业高管也是插科打诨过日子,和我们学生上电脑课差不多,老师在上面天花乱坠地讲段子,学生在下面云里雾里的上网。送完投影幕布后,我们怅然若失,这学期真的结束了。

下午和室友上街去了一下,他去把奖学金从攀枝花商业银行转到建行,我没事做,跟着转路。在公交车上回来的时候,我闻到了成都公交车上那股熟悉的味道,油炸食品混合着各种人身体的气味,恍惚我已身处成都,人对气味的记忆最深,也许是十几年前闻过的一种气味,在十几年后闻到也能清楚记得,我对成都味觉不在火锅店,而是在公交车上,在成都我很少骑车,外出基本上乘公交,所以才会对公交车上那种特殊气味记忆犹新。还有几天我就真实的存在于成都了,火车票买的很仓促,看到代票的人就急匆匆的就把学生证给了他,忘了找一个人同路,因此,一个人,一宿的火车。

前几天我在校贴吧发了一张帖子寻人同路,很文艺很装B,题目是“你来 或者不来 我就在那里 不喜不悲”,内容为“10号,K9456,(By)Z神”,后面的回复居然全部是关于《非诚勿扰2》的,我发帖时思维没丝毫触及这部电影,没想到跟帖的一群人都误解了,遂在微博上感慨道“有些人要看了《非诚勿扰2》才知道世界上有个诗人叫仓央嘉措;有些人要看了《社交网络》才知道世界上有个站长叫扎克伯格;有的人要看了《山楂树之恋》才知道世界上有个作家叫艾米。这些人像笼子里长大的鸟一样,只能吃到主人投来的米粒,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少美味。 ”,微博是个女子东西,我的想法不到140就表达的一清二楚,想以此为主干敷衍成一篇文章发表在博客上的愿望顺带被强奸了;前段时间还传过一个笑话,证明微博用多了就会出现这种不能写长段子的症状。

今天早上九点,我在床上用手机习惯性查查邮件然后起床。没早饭吃了,看新闻到十一点,什么事也没干成,中午去吃 饭,回寝室继续上网,找虚拟主机,眼睛累了,爬上床躺着听歌,有这两天反复听的梁心颐的《因为你》和勃拉姆斯的大提琴协奏曲。END.

Posted in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