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一部分事情

春节

当大巴开过成南高速的一个山口,右边出现一个陌生的小镇,我突然意识到我再一次离开了老家,禁不住黯然。这段时间我过的非常轻松,从热闹喧嚣的城市回到安安静静的农村,就像从一个世界逃到了另一个世界,所有烦恼的事情都被我一股脑地抛在九霄云外,不再一天到晚地登着QQ,不再反复刷新微博,也不到处去逛博客,所有的科技新闻,经济新闻,埃及政治等东西都不去关心;我只关心家里养了几只鸭,种了几亩地,邻居们又怎么样了,……,没有喜欢的电视节目,晚上九点多就上床睡觉,漆黑的屋子里,一个人睡一张大床,伴着音乐迷迷糊糊的睡着,第二天十点起床,嗯,一天一半以上的时间花在了睡眠上,真奢侈、真舒服。零零碎碎的过日子,我似乎忘记了时间的流淌,十几天似乎是一个眨眼,一下就过去了。

我回来那天早上,我爸叫我把笔记本带上,原本这也是我的打算,可是试了一下无线网卡,似乎坏了,这样带电脑就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只随便带了一点衣服和几本书回来,有《嫌疑人X的献身》和《瓦尔登湖》。《嫌疑人X的献身》和《白夜行》一样,也是不经读的小说,我在院子里边听歌边读书,两三天就读完了,然后又读《瓦尔登湖》,进度慢了许多。回家那天到现在,我一直听的moumoon的《sunshine girl》,喜欢这个歌手可爱俏皮的音色,不停地replay,超过了从小到大听国歌的次数,为此,手机一天三充。

家里又重新养了一条小狗,以前那条狗在暑期拖着铁链子跑掉了,那段时间天气热,我爷怕狗难受,就泼了一点水在它身上,居然把它吓到了,于是就挣脱了铁链子跑掉了,先是在村子里转,后来再也没看到过。新养的小狗对我不熟,一看见我就老远地躲开了,哈,这胆子也太小了嘛,我由远至近地给它扔骨头,它夹着尾巴小心翼翼地凑经来,咬着骨头再夹着尾巴逃开,如此两天,这条狗就不再怕我了。我对猫狗没有明确的喜恶,有人说养狗的人渴望被别人爱,养猫的人渴望爱别人,感觉有点道理。

家里有一个C波段的卫星电视接收机,我喜欢折腾这种东西,探索未知的世界。我们那里可以收到78°E到128°E范围的卫星,这个范围内的每一个有条件接收的免费卫星节目都曾被我看了个遍,包括反动的新唐人,最喜欢亚三的凤凰卫视和法国时尚。很想再安装一个Ku波段高频头,可是我不长住,一直没机会实现,如果我有自己的房子就好了,我要在房顶上安装几口大锅,联机破解日本的加密节目,哈哈。偶然看到成华有线电视说要合法安装卫星接收设备和看合法电视,我很好奇什么叫合法电视节目,不知道凤凰合不合法。

爷爷是个老党员,除夕那天中午吃饭时,他给我忆苦思甜,在是谁带给我们幸福生活这一问题上发生争议,他认为是毛泽东,我认为是邓小平。我争了两句就没再辩论了,人越老越固执是常事,很多观点不会改变了,就毛泽东吧。实际上,按我五美分同学说的,还得感谢那碗蛋炒饭。后来我听了家族史,对这点一直不太了解,附近邻居的与我们祖上关系我也不清楚,现在能弄清个大概,如果不给我讲这些,我是永远不会问的,我对这些陈年关系不大感兴趣。

大年初一那天相当无聊,我婆上山给礼佛的人敲罄去了。我也上山去了一下,表妹忽然打电话过来说她要去镇上, 我和堂弟立刻做了去镇上的决定,去了镇上的寺庙,上午的热闹的气氛虽然没感觉到,但是地上的垃圾说明了当时的场景。我没有宗教信仰,甚至对某一个宗教存在极大的反感,原谅我不能在网络上直接说出它的名字。无论逛什么佛教寺庙,我只当它是一处人工风景,烧香礼佛的人我当是临时演员,在中国有信仰的人都存在功利心,他们希望佛祖保佑他们平安,保佑他们发财。如果慈悲的佛能度尽苍生,我伟大的祖国不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人间惨剧了。按照我的理解,烧香拜佛祈福很久以后只会变成一种仪式,像过年要贴春联、元宵要吃汤圆一样。

过年习俗是要拿压岁钱的,我外婆这边的姨夫们很多年都没有这个习惯了,所以我逐渐习惯过年没有压岁钱。我一个姑姑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太好,但是她非要给我拿,上年的时候她给我的钱被我悄悄噻回到她的包里,我们走远的时候才给她打电话告诉这件事。这次我离开她家的时候,她没给我拿压岁钱,我以为这样就好了,走了很远下意识地掏腰包,发现她也把钱悄悄地噻在了我的包里。我既感动,也觉得难受,现在挣个钱都不容易,更别提现在的物价飞涨。一次我一个人在路上闲走,思考如果经济重归金本位是不是就不会发生经济危机这个问题,做了很多假设,似乎能够解决这一问题。

我姑还问我有女朋友没有,这个寒假,我听到很多次类似的询问。我妈还问我两次,差点把我问火了。没有,就是没有!!!!!!!!!!!!!!!!为什么非要这么直白。

去外婆家。觉得外爷外婆真的老了,炒的菜也不再像从前一样好吃,我仍吃的津津有味。

初六是高中同学聚会,此前的几次聚会我都没有参加,现在大三了,以后很难有相聚的机会,所以我必须珍惜。虽然许久没见,但是那份融融的感情依然让我感动。去茶馆喝茶时我发觉很多人都学会了打麻将,我只能在一旁和同样不会打牌的同学边喝茶边清谈。我喜欢面对面清谈,这样彼此能了解的更多;在聊天的时候能够看到别人的反应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很方便考量自己说话的合理性以及安排接下来谈话的内容。在网络聊天时猜测对方的感受并且做出合理反应真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以后,咱们去喝茶吧,咖啡也行。

我在大巴车上想:这年真的过完了。

Posted in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