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丽叶嫁给了有房子的罗密欧

和策哥在一起的时候,他总爱和我说专业和未来工作方面的事情,不知道他在其他人面前是不是也是经常这样讨论。他很爱考虑人生前途,和每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交换下意见很可能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我最近有两次机会与他一个桌子吃饭,两次吃饭时我们都谈到房子和婚姻。

“现在这个形势没有房子娶得到媳妇不?”

“想都不要想,现在的姑娘现实的很!”,我像上次一样响亮地回答。

“农村有房子呢?”

“农村?!现在那个愿意嫁到农村来?,自己都不愿意在农村待,更别要求别人一起来受苦,想在姑娘们结婚前都要问几个问题:有房吗、有车吗、存折上几个零?即使姑娘不问,他们的父母总会这么问。”


我这样的判断是建立在我所了解的一些真实情况上的,这些事实多少影响了我对婚姻的看法并且给我不断挣钱的压迫。我有一个远房表姐,二十多岁了,人也漂亮,谈了几次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差不多在即将跨入婚姻的门槛前都败给了赤裸裸的现实,姨父母给他们结婚的条件是小伙子必须要有房子,或者立刻能买房子。我知道一个小伙子,还见过几次面,他在园林公司月薪四五千,人很热情、积极,这样的条件还行吧,我以为恩爱的他们终将走进结婚的礼堂。上次过年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又吹了,因为姨夫母给他唯一的条件就是必须要有房,否则什么都不要谈;他没法达到,在农村的父母甚至连给他交首付的钱都掏不出来,虽然工资稍高,但是以成都的房价,他两个月才能买一平方米。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能等你凑够交首付的钱吗?谁敢保证那时还爱她。最后这个小伙子就这么走了,我想知道那时他的心情是无赖还是愤怒?恨爹不成刚、骂自己无能还是抱怨房价飞涨?我这个表姐现在又有一个新的男友,也才大学毕业,不知道他的个人能力有多强,但他现在的条件能满足她家里所有的要求,有父母留给他的一两套房,这下我姐能结婚了吧。


他们的结婚对我影响不大,但是我了解的这些经历已深深地触动了我,担心如果某一天,我准备把深爱的女子带进教堂接受神父的祝福时,她父母突然问我有房子没有,我会怎么回答,也许会说:

“伯母……哦不……妈,租的房子行不?”

“不行!这婚暂时别结了,年轻人,去买套房子吧!”

我也许会去找我爹,“爹,给我买套房子不?我要结婚了”

我爹说:“孩儿,你爹不姓李啊!”

然后就罗密欧与朱丽叶了……,也许就我一个人罗密欧了,朱丽叶跑去找有房子的罗密欧了。


把婚姻绑架在房产证上,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一贯谓之的“特色”,有时我想,要是我结婚的对象是个高里奥的两个女儿就好了,还会有一大笔嫁妆送过来。意淫抵不过现实,我他妈活在物价蹭蹭上涨的天朝啊!比如吃饭的时候,我买了一个饼,食堂员工在打卡机上按了一个1.2,我刷了,然后他又说错了错了,在机器上又按了一个0.3元,FK,你1.2都还没按熟练吧?现在又重新练习按1.5!慢点行不行。一个小饼,我付的起,可是一日一高的房价大多数人就付不起了,全民炒饭的时代,很多干实业的公司都转向炒房,不专心企业自身发展,员工福利工资都没得到提高,房价一骑绝尘往上涨。员工子女要结婚了,又不想子女继续像他们一样受苦,所以他们都愿意找一个有房有车的女婿。


所以逼未来女婿买房这事也不能怪丈母娘,要怪就怪国家吧,所有的这些现象都是这个国家畸形发展——中国特色造成的。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