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沉,但我睡不着



虽然张恨水也有一部小说叫《夜深沉》,但我想说的是睡觉的事,与这部小说无关。

从四月份开始无论做什么想什么我都反应巨慢,就是那种普通电脑突然遇到开一堆程序时,可以移动鼠标,但是怎么点击都没反应右键的状况。还有生活中一些事情被我求到了下下签,诸事不顺;其实和别人比起来也没什么差别,但自己的感觉特不爽,都在一个槽里拱猪食,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突然想不通为什么每天都在这里槽里拱,于是它想飞出圈外去看看,可惜它又没长翅膀,思想上好不容易的亮点被掐灭后,它变得更加消沉。

我开始注意我的睡眠问题。反应慢半拍的主要原因是我的睡眠被练了葵花宝典、阉割了大量时间。

基本上初二起,我的睡眠不再像从前那么深沉,开始对周围的世界胡思乱想,比如我周围的房子应该建成什么样子,校门口的公路修往那里等等,大概还不会想到“女人,女人……”有关的话题。这些思绪翩翩常常惹得我三更半夜都还在床上辗转反侧,同样状况的某些人甚至因此哭过,我没有,但必定非常难过。有一次我还跑到小诊所给医生说我晚上睡不着,他居然不给我开安眠药。现在当然庆幸那时医生没给我安眠药,否则很可能我现在都需要药物维持睡眠,又或者我早就因为一些想不通的事情吃了整瓶安眠药,亲爱的你自然也看不到我正在发疯、无聊、激情澎湃地在office上写的这些聊胜于无的东西。

或许我已经累的不行,但是从来没有去实践过晚上早点睡觉,无论白天多么困顿,眼皮是如何打架,反正我就是不想睡的太早,十二点之前我一般是在上网,没网上的时候是在玩手机,就是睡前的这些时间,我为自己的已读小说列表中添加了很多内容,如遇小说精彩处,经常一两点才慢腾腾地睡下。没有小说看的时候就是听音乐,我的手机里装着各种风格的音乐,中文的,英文的,流行的,古典的,现代的,怀旧的……,睡觉前能够听段音乐时一种非常惬意的事情。那天看韩寒的《1988》,他说年少时喜欢听快歌,后来喜欢听慢歌,因为想听听在唱些什么。我也有这种经历,大一大二听Eminem,Green Day,Manson是我最疯狂的时候,睡觉前也要来一段,大三开始我听的歌曲逐渐变了,在手机中开始收集一些忧伤,明媚,轻柔的歌曲,因为我想知道他们唱些什么。内存卡里于是有了陈绮贞、五月天、梁静茹、孙燕姿、曹方的歌曲,最难过的是夜深人静时听梁静茹的,因此刻意减少她的歌,偶尔听听就行了。然后在手机里面传上从FLAC转码过来的古典音乐,巴赫,莫扎特,维瓦尔第,小约翰•斯特劳斯等等,他们既不燥热,也不忧伤,令我轻松,也最快使我入眠。

有研究机构说睡眠少的人IQ较高,睡眠多的人生命较长。选择高IQ,还是较长的生命?这是个问题。我想要什么呢?我什么也不想,只是不想睡的太早。

Posted in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