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钢城



嗯?本以为三四十度的烈夏正式到了,没想到这几天又回了冬。我站在窗口,视线聚焦在空气中,没事儿地抱怨,居然比冬天还冷!

来攀枝花两三年了,我还是不能完全清楚这个地方的气候。七月份,老师说五六月攀枝花的天气比较舒服了,经常下雨,来年五月果然下了一点雨,假惺惺的,没有期望中的瓢泼,反而更加闷热,比成都还不爽;可是暑假的时候,在成都连日闷热的楼宇间,坐在闷热的房间里,我又要咂巴咂吧攀枝花的干热。因为攀枝花的闷热只是一两天,甚至就那么几个小时,一片乌云飘过来,突然哗啦哗啦的下了一气,然后又悄无声息的飘走,远处大黑山顶的阳光重回河谷,带走低洼处的积水。

但过去几百年,包括现在,下雨只是攀枝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点缀,此刻我突然先到梵高那幅《麦田上的乌鸦》,阳光可以形容成麦田,但不能把雨比作乌鸦。冬日的暖阳,夏日的暴热,早上在床上迷糊时就能够预见到一整天不带丝毫羞涩的太阳。两件T恤,我从夏天换到冬天、冬天换到夏天;破了再买两件继续换着穿。每年我妈说:“你不带秋衣去?”于是我给她上年一模一样的答案:“不用”。

在成都,闷热的夏天吃火锅,像运内功一样憋出毛孔下的瘴气,浑身清爽。来攀枝花后,没在学校里吃干锅之前,我只吃了几次屈指可数的火锅,之所以少,一是竹湖园下边的价格也太离谱了,以前我经常在成都建设南路的采菊院吃自助火锅,在那里也见证了物价的上涨,最初是十八九元每客,吃着吃着就到了二十几,再后来发现他们的菜品也逐渐不怎么样了,而攀枝花的自助火锅要四十几每客,差不多是成都的一倍;二是天太热再吃火锅容易淌鼻血,体内燥热再加上气候炎热,早上刚起床时很容易流鼻血,比女人还恼火。后来学府广场也有火锅店了,同时发现二食堂三楼的谭姐的干锅吃起来还不错,偶尔我也去吃吃,以前十几年时光真算白混了,我竟没吃过不用点火的干锅。

基于我国处于而且还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事实的影响,不是隔三差五都能吃到浓郁香辣的火锅。我现在的饮食就比较清淡,三月份突发奇想试试不吃肉的滋味,因为不知从那年开始,每天我的饮食几乎都有猪肉的存在,不吃行不行?果然我一周没再吃肉,换成蔬菜、豆奶或者面食,二两米饭不可或缺,可我要倒掉一半,男人总是要点面子,实在不好意思在一排人面前打一两饭。刚好前段时间双汇瘦肉精事件,我像福音教士似的劝我同学也不要再吃猪肉了:“施主,干毛吃那么多瘦肉精?老衲权您多吃点鸡鸭鱼肉吧”当然没有任何效果,估计他们怕猪肉吃少了会导致促进兴奋的锌元素摄入不足,抑制春天高涨的荷尔蒙。现在四月份快结束了,我只在十几天前大开杀戒,寝室四个人跑谭姐那里点了最大份的鸡肉干锅,五六盘小炒,N瓶啤酒,吃饱喝足后又开始清规似的生活。这不是信仰,为了减肥也为了健康吧,非严格的素食生活没什么不习惯。

竹湖园火锅一条街和学校的水平距离大概一公里左右,竹湖园再往前那一片都是攀枝花的政治经济中心,所以我们学校也算是在市中心。之所以说“算是”,是因为学校南面几乎没人,也没商业氛围,像成都的郊区;而北面下去几百米又是沃尔玛,人气又很旺,不好界定攀枝花的市中心到底有多大范围。我不太喜欢出去逛,不喜欢烈日,不喜欢爬坡上坎,也没什么好买的。只在这里买过一件T恤和牛仔裤,还是十月份,突然觉得没T恤穿了,于是跑匡威买七八月份的T恤,过季衣服居然一点折扣也没有。受不了这里没有任何折扣的高价,而且还有撞衫的风险,因此我的衣服几乎都在春熙路买折扣或者网上买生活中少见的品牌,就图便宜和新鲜。就我而言,在攀枝花除了芒果、石榴、草莓等亚热带水果和必要时的衣服可以买外,其他都可以通过网络邮购。

市中心往前有座炳草岗大桥,桥那边是攀钢主厂区,污染比较严重,没什么吸引力,我只过去一两次;如果不过桥,顺着金沙江走就到了仁和沟,仁和地势比较平坦,真想不通为什么攀枝花市政府修在炳草岗的斜坡上而不到地势相对平坦的仁和去,城市布局会轻松很多,并且治理更容易。大二上学期,班上曾组织一次到仁和农家吃草莓的活动,我在那里待了一天,差不多见识了攀枝花的农村。房子较我们那边简陋一些,那段时间中国西南地区正闹干旱,山上也没啥高大的植物,整个四周都笼罩在焦黄中,令人窒息。无论干旱,仁和的草莓依然旺盛,然而我们去的那户人家的草莓地已经被前几拨人仔细地梳理了几遍,好吃的大草莓都被他们落肚了,只剩下的一些发育不良的小草莓耷拉在焦灼的土地上,看着就让我没有食欲。那天回来以后我发誓在也不去攀枝花的农家乐玩,似乎大家的都觉得上了一回当,现在也没人再组织这种无聊的活动。

不管是不是去农家乐还是外出野炊,一大群人组织的活动我都不喜欢参加,只要人太多,做什么事都复杂许多。没课的周末很没意思,平时我还是寝室里待着,在寝室发展自己的爱好,与攀枝花无关。这个城市对多数外地学生来说尽显无聊,没有公共娱乐设施,没有城市底蕴,因为攀枝花是工业城市,一切以钢铁工业为主,建市才四十多年,之前这里荒无人烟;周边没有知名风景区,别说大理丽江,那玩意儿不是每个人都玩的起的;商业环境也不需要多少学生做兼职,除了一部分做家教发传单还有什么?有时我特别羡慕成都那一帮同学,呼朋唤友,走街串巷,游山玩水,不亦乐乎;而我,只能坐在电脑面前,孤独地敲着键盘。

Posted in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