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社会》,怎么改变中国

《重新发现社会》
寝室张公子以前参加党校培训并顺利结业,昨天被叫去开一个关于写《入党申请书》的会议,恭喜他终于获得了组织的信任,以我的觉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抱着红宝书站在镰刀锤子面前,也许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因此昨晚上关灯后出现了一个小争议,是这样起头的,大概是杨少侠说没钱啦,日子很难过,经济一团糟,然后张公子说比以前的生活好过多了。两人扯来扯去,话题被小沈阳穿了苏格兰裙一样跑偏了,最后在是不是党让的生活更美好和我们应不应该感谢党的恩赐这两个问题上他们争论的十分激烈。我以为他们要争论很久,可是突然像电影里弹古筝、炮房里做爱一样,高潮处琴弦绷断、枪炮一射,寝室里一下就寂静了。我没有针,不能判断当时的安静,也没时间去形容,因为我当时想到了一本书——熊培云的《重新发现社会》,觉得这本书能解决他们一部分争议;可是我不能立刻说,一怕破坏安静的氛围重新挑起辩论,二怕他们认为我又在装逼,三是我已经给他们推荐过这本书了。

本书由梁文道作序,他是这样写的:“有一种书会令人产生幻觉:一路看下去,你会以为这本书其实是自己写的。因为它谈的课题,恰巧是你最想谈的;它走进那个课题的取经,恰巧也是你自然而然会选上的套条路;甚至它的语气,它的说话方式,也和你内在的声音一致,恍如己出。”我不敢自比梁文道,当然也不敢说这本书恍如己出,但是这本书确实是是我想读的。我在训练一个习惯,学会独立思考,这本书正好足够启蒙我混沌的大脑,大概一个月前南都周刊评选出2010年十大失望之书,《重新发现社会》荣登此榜,可喜可贺,它给出的一个理由是这本靠一篇篇文章累积起来的书比较适合哪种不知“国”为何”家”为何者来启蒙,作者作为南方系写手肯定很清楚这二者是什么东西,但央央我国的13万万帝国稻草人来说未必明白,所以这本书很值得大多数国人一读。此事可见,我最为崇拜的南方系有时也有不靠谱的时候,但南周北范永远是南周北范,皇城根的媒体无论如何不及离帝都远的妖都媒体。

不扯屁话不码废字,说说我的感受。国家是一定的人群基于同样的目的团结起来致力于自己幸福生活的公民群体。人类社会的发展史是先有社会再有国家,所以国家不是要永远存在的,但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社会,所以社会会一直存在。公民缔结为国家,所以公民也有权管理国家,暴力统治者卡扎菲没有领导人民幸福能力甚至还把枪口对准自己的人民,他必须下台并接受制裁。“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在两千年前提出的思想不幸在中国并没有很好的实践,反倒是国外干的比较好,秦始皇统一六国、焚书坑儒以后中国社会就变成了君贵民贱,私权干不过特权,到现在也没有很好的解决这一问题。比孟子早几百年的管仲提出过利出一孔说,“利出一孔者,其国无敌;出二孔者,其兵半屈;出三孔者,不可以举兵;出四孔者,其国必亡”,这条理论现在却被很好的践行。公民的利益被绑架在国家之上,国兴则民生,国亡则民凋。如果公民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有独立之思维,国家的利益出处不再出于一孔,那么其实国家可以大胆改革以选择最合适的方式。

利不出于一孔的要求就是不存在特权,也就是人不凌驾于法律之上。那天我看到一个人记录的事情,一个出租车司机因妻子有外遇闹离婚,但是离婚下来这个司机把夫妻共有的三百多万都让给了这个出轨的妻子,问是何故,司机黯然的说:“她法院有人。”中国的国情和北欧的设计一样充满人情味呵。假设法律都是正义的,公民在面对特权前怎么保障法律的正义?我在写这篇书评的时候突然看到本书第六章的题目“网络社会”,对,就是网络!一致的网络舆论足以让人战栗,阿拉伯之春能够感受到这股温馨。

不再畏缩,不再恐惧,因为我们是公民,舆论改变中国。

Posted in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