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我打了四星


初次接触《百年孤独》是高中的时候,当时有一个语文选读课本,我对它的喜爱远高于满是吃人文章的《语文》教材,而《百年孤独》第一章的选节也在里面。

很多年后,当我面对电脑,我已记不清那个阅读《百年孤独》选节的闷热的下午,只是依稀的想起老高说:“这是一部伟大的小说”。但是他也说过《白鹿原》《约翰·克里斯多夫》《尤利西斯》是伟大的小说,在某堂与中国农村题材相关的语文课的时候,他突然问《白鹿原》你们知道不,谁写的?几秒钟的沉寂,我想起了书店里面那本写二黑在关驴子的草里和一个姑娘偷情的小说,然后回答:“陈忠实。”他眼神发光地问我看过没有,我摇摇头,于是他似乎很失落的样子,突然声线拉高:“嘿,这么伟大的小说都不看,你们还看啥!”,边说边把眼观对准了大家。

于是我以经典的态度对待伟大的《百年孤独》的选段,“很多年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种句式彻底颠覆了我的时间观,我奉之为经典。最近了解到,原来很多中国作家模仿过这种句式,似乎他们夸耀的经典也仅仅停留在这一句式上,而他们的作品却没有模仿到《百年孤独》的半点内涵。

当我终于用整整三个下午和晚上的时间读完百年孤独后,我并没有感受到他们所谓震撼的快感。这是一部奇怪的反应拉丁美洲历史发展的小说,叙述了不断地自我探索和发展的村落马孔多在遭到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最终衰落并且消失的过程。马孔多的自我探索有两个阶段,一是吉普赛人阶段,环游世界的吉普赛人只是一个温和的促进者,他们给马孔多带来初期的科学产物,但是并没有告诉马孔多人科学原理,马孔多人所处的阶段仅是好奇的启蒙时期;二是内战时期,国家的派别纷争使人们开始有更加广泛的自由和利益需求,可是有时他们战争的目标并不明确,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戎上校马一生甚至不知道因何而战,到头来他只是孤独地再小作坊里制作小金鱼打发时间。现代文明冲击时期是指香蕉种植时期,修通铁路的马孔多载来很多外国人到此淘金,可是马孔多人需要更多的利益,因而工人运动爆发,保守派和自由派的联合政府为保护外国人利益枪杀三千多个群体弱智的种植员工,事后掩人耳目销毁尸体,对外宣传已经妥善解决工人运动,有点像《1984》或者89年,没有人知道真相,愚蠢的群众只相信官方的假话。最后,马孔多经历里四年大雨十年干旱,爱上姨妈阿玛兰妲·乌尔苏拉的奥雷里亚诺·巴比伦破译了羊皮卷后,整个马孔多在一场飓风中被抹去,从世人的记忆中抹去。

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我认为是孤独和自私。因为孤独,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乌尔苏拉经营糖果店,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探索初期的世界,孩子们留给他人管理,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因为孤独才去打仗,何塞·阿尔卡迪奥因为爱情无着才游荡世界,每一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少与其他人交流。后来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在胜利在望时不明白自己的目的便放弃战争和保守派妥协,放弃包括金钱名利在内的所有事务专心制作小金鱼,他的自私源于孤独,最终导致外来入侵者和政府勾结,马孔多在接受新文化时最终失败。然而,也不能把责任都归咎于一个人,战争中群体崇拜上校;在枪击发生前,每一个人都像一只鸭子在群体里集体失去智慧而被杀,大范围的社会愚昧也是原因之一。

总之故事很精彩,假如我是拉丁美洲人,一定会在豆瓣上为它打五星。

如实,我打了四星。也许真该去看《白鹿原》。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