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

他们和我聊天时,我常常沉默,甚至思绪飘离心猿意马,不过频频点头或者给一个眼神;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不是想找让我们给出具体的意见,他们只是想倾述,急于释放自己的孤独,如果我明确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反而是对他们的伤害。既然他们要讲,那我便听,倘若难听,我便沉默。在少数的倾听中,我们的观点大相径庭,不久前我还急于与之辩论,后来我发现即使争锋相对十万句也改不了对方早已根深蒂固的一个小立场,反而会强化他的固执,所以现在我没有急于求成的意愿,偶尔摆出自己的观点就知足了,假如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总有一天,他将在某个莫名的时刻想起这条观点,甚至想不起是谁说的,还以为来自灵魂深处。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