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

上次从绵阳实习结束,我想在成都多待一天,决定第二天回攀枝花。那天下午从绵阳到成都后,班上的人都挤在火车北站的德克士等晚上7点过开往攀枝花的火车,正好我没有家里的钥匙,也跟着上去点了杯果汁陪他们聊天,顺便给广西的室友推荐成都好玩的,也许人家这辈子都不会再来成都,不如趁此机会小略一番,可是他懒得去逛,我也不想作陪了,便给另外一个高中室友兼大学校友打电话问他在哪儿,他说在我上届师姐这边,问去不去。这位师姐,其实也是我老乡,人挺漂亮,笑容妩媚,稍微有点黑,我习惯叫她兰姐,大一刚来那会儿她请我吃过饭,后来我们又一起吃了好多回,但是我们的联系并不紧密,互相只有一个电话号码,短信不多,现在我比较庆幸这样,我本身就不是QQ的拥泵,很少主动给别人发消息套近乎,倘若如此,估计早冷了,也不会有现在说不完的熟络的感觉。我看距离不是太远,便过去了,正想和她叙叙旧,问一下我们专业的就业形势。

自然我们会一起吃晚饭。在新鸿路附近的一家串串香,老板把桌子拉到了人行路边的花坛里请我们入座,日落入夜,城市的天光渐暗,路灯都打开了,发出昏昏然然的灯光,几个人在这个花坛里吃酒聊天,外边的汽车徐徐开入远处看不见的黑暗里,兰姐说,她喜欢这样的感觉。我想每一个人都不会排斥这种温馨的感觉,似乎我们正在预习未来的日子;几年也好,十年也罢,当时间匆匆划过,我们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时,有几位好友能够像今天这样在路边的小馆子点几碟花生和几杯扎啤,边吃边谈不就是幸福么?

很多人都有远大的志向,上帝不会安排他们都实现,二八法则的存在,注定他们多数人只能今生只能做老百姓。有些人梦想放的太高,追逐的太辛苦,终其一生还是一无所有了;不妨放低身段,放低梦想,追逐身边一个又一个的小幸福。反过来,其实又有多少人真正想去做惊天动地的大事?志向只是志向,人类天生的惰性总会阻止他们的行动,多数人的日子并不是按照人生规划而过,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也许就在下一秒,也许在六十年后,因此不如说人是靠着奇迹过日子,每一秒都要感谢无常的眷顾。我们的福祉无非求一个生的无忧,死的无憾,只要有房住,有饭吃,有小钱挣,有媳妇娶,有孩子嬉笑,如此平平淡淡一生也就够了。

昨天,我忍着眼泪看完了余华的《活着》,人生无常,有些人渴望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也非易事,因为我们只是老百姓,在强大的外界意志和社会动荡面前,即使一切看起来都没有希望,不过我们还是要活下去,活着就好,迟早会超然的,一切苦难终将离去。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