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小略

我表弟也是一个闲的蛋疼的人,每到月末最后一天他就开始四处散播问候和祝福。这次放国庆前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他在西昌,因为舅舅在那里投了一个工程,于是他被下放到这里跟着做点事情,至少比天天在家里玩天龙八部强得多。在我正犹豫国庆到哪里玩的时候,这个消息来得恰到好处,再没有比出门闲逛住不花钱吃不花钱更爽的事情了。

班上同学原计划国庆骑游二滩,我也想去,便求他们十一行动,响应者寥寥。于是我十一下午我就去了西昌。

IMG_1487

安宁河两旁是大片大片的金黄色,如果不是旁人提醒,我绝不会意识到这些色块就是成熟的稻谷,也不会注意到色块边沿那些辛勤收割稻谷的农民。想起去年今日的明天,我正在开往大理的火车上,火车穿越在同样一望无际的稻田上,稻田只是一块块飞速而过风景,旅客只看到了弯腰驼背的农民,绝不会看到他们面朝土地的脸庞上摇摇欲坠的汗水。有收获,看起来总是值得喜悦,连旁人的心也幸福的软了;而收割者的心,平静的像邛海的水。我觉得欢喜,并不见得就愿意和这些辛苦的农民们换位;我喜欢他们的只是一方祥和,一片似乎很美丽的风景。

在西昌北站下了车,我胸有成竹的拿出手机查公交线路,屏幕上却闪烁着“抱歉,当前城市不支持公交查询”。一个人旅行,然后问路,是走向开放的第一步,偶尔会遭到莫名的白眼,偶尔会遇到仙人般的瞎指,可是基本上,向当地人打听线路所获得的存在感比以往任何时候的旅行都来得强烈,就是那一瞬间,这个城市的气息开始涌向你的面门。

表弟和其他几个人在健康路附近租了一套房子,虽然有点古旧,但是非常宽敞。他房间的对面,一株石榴越过了墙头,肆意的招摇着石榴高原红似的脸蛋。想伸出手,透过玻璃,穿过护栏,扯一颗石榴下来掰开,把水晶一样的籽粒掉满茶座。事实上,不用偷吃,隔壁的老婆婆在我表弟刚住到这里的时候就端了一筲箕石榴过来,我去的时候还没有吃完。

fishman

第二天我去了邛海。有了Google地球,很早就知道了邛海的大小,第一眼看上去就有了心理把握,不禁喜,不失望。天上云层满布,清风透着湿润拂面,清澈的水波微微荡漾,在水岸的石穴中撞击出柔和汩汩声。举目四望,水上的白鹭在天空划过,对岸的山脚遮罩在半透明的白色雾霭下,远处的山峦没入云层。游人大都在一个没有船的码头照相,表弟也给我照了一张望水的背影。顺着水岸一路走,有钓鱼的老头擎着鱼竿静坐在岸边,有家长陪着小孩子在石缝中钓虾米,有男男女女在路上打趣……

IMG_1490

下午,我一个人去了泸山,游人仍然如织,但以学生居多,大概是太高的缘故。有一时,我的前面有一对情侣吟诵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刚到西昌时,我表弟也对我念叨了这句诗,我给他纠正了。说泸山,不得不提猴子和松鼠,我都看到了,却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多,和国庆人太多有关吧,一方面投食的人多,另一方面一些缺乏教养的小孩子用石头扔他们吓他们。

西昌城内并不繁华,和一些县城差不多,除了那些玛瑙石和卷粉值得徘徊,其他没什么看头。匆匆领略即可。

IMG_1571

在十月三日七点,之前的一个小时我匆匆去了湿地公园逛了逛,花开正好。离开了西昌时,头脑里的螺髻山开始变得清晰,不再那么期待。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