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日莲花开

自从早上没课后,我的作息时间完全乱了,早上非得十点过才能爬起来,和孟加拉人的作息时间差不多。昨晚看书的时候,阿星跑过来,我就叫他今天早上叫我起床。早上八点过,他就开始砸门了,我只好慢吞吞的应付,眼睛被光线刺激地睁不开,于是脖子一歪接着睡。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来砸门,此时阿果已经起床准备打游戏了,便给他开了门,这下真没有宁静了,只好起床。

我准备一下,拿着英语教材和Kindle去湖边背单词去了。最近想起曾经用过的一张电脑壁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泡你妹的豆瓣”“刷你妹的微博”,最显眼的一句“滚去背单词!”反复地出现在我的图像式记忆里,和寂寞的老太太一样,不重复会死,到最后,我只好决定背一点单词,免得蚂蚁啃去我的心脏。

这个时间才过去,别人已经在往回走了;管他的,反正我又不是去晨读。最后在湖边最凹处找到一个凳子坐下,船上的清洁工正在水面打捞落叶,一池水波动不已,阳光毫无目的地到处反射。不知什么时候水里种上了几株莲花,近处有一朵刚开了一点点,羞涩地露出一丝洁白。有一些老年人在湖边来来去去,也许后面有一条通往公园的捷径。我左边不远处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高个子在流畅地阅读一本厚实的英语书籍,身边还有一堆杂乱的资料,他有点像大一时候教我英语的彭鑫悦老师,由于我近视或者忘了他的样子,不敢肯定。

我打开课本开始读单词,一章背完后再读前面的文章,只感到晦涩艰深,默读的时候毫无压力,大声读出来的时候居然结巴了,这是我想也想不到的情况。仅仅两三年不接触英语课本,不大声朗读,我的口语能力下降如斯!当年那个能够一篇篇背诵英语课文的同学已经消失在记忆里了。不单是英语,我想起我的汉语能力似乎也在退步,以前背诵那么多的名文名篇现在一句也想不起,能够使用的成语屈指可数。电子信息的发展让很多人习惯了普通口语的文字化交流,习惯了默读和键盘输入,说话的功夫随之严重的退化了,似乎除了吃饭,讲几个简单的单词外别无他用。也许人越依赖文字表达,他的语言能力也就越低,尽管思想丰富,然而不善言辞,在能说会道的人面前只会显得非常木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那个能写出优美文字的真身。骆以军就是这样一种人,他在参加《锵锵三人行》的时候除了哈哈大笑外并没有给我留下其他印象;前不久南派三叔在交大和学生座谈的时候,TJ给我说,南派三叔就和我一样在文字上看起来内涵丰富,但是在面对真人时却让人失望,甚至令人昏昏欲睡。虽然是性格使然,不过我相信通过大声的阅读和谈话,这种内向的表现行为很容易转变,可以很快成为文字里的谦谦君子、花痴偶像,文字外的文化大师、地皮流氓。

断断续续地读了一些课文,我突然看见水边有一只小乌龟试图爬上岸边,也许在冰冷的水底待厌了,想出来日光浴。不过它找错了地方,以他五厘米的身躯,爬上三厘米的垂直台阶都是一种天方夜谭,更何况一米多的垂直台阶呢。我想帮它一把,赶紧在旁边找了一根细长的树枝,只要它咬住树枝我就可以把它钓上来了,可是当我把树枝伸下去的时候,它一下溜回水底了。我没玩过乌龟,也许它不像螃蟹或蛇那样会用嘴作为武器,以致上当。

等我再看了几篇小说,已经十一点了,于是起身,那朵莲花已经开了一半。回寝室凑了几句打油诗,平仄不对韵律不对,给当年在饭局上醉酒成诗的语文老师丢脸了。

Posted in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