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音乐六年史

攀大终于明白了网络在生活中的重要性,给每个学生增加额外10G流量,恰好上个月有国庆,到了月底我还剩十多个G,于是趁机疯狂下载了很多无损音乐。虽然我不太懂音乐的窍门,迄今为止仅认得do ri mi fa,但对他们却有毒品般的喜爱,如果没有他们把我包围起来,我的生活必定非常空虚乏味。

我对音乐的喜好是从初中开始的,但不是音乐课本上的那些东西,到现在为止我还觉得那是一种摧残,其意识形态大于知识本身。教科书传达的知识是想学生广泛了解他们,而不是爱上他们;然而对音乐的真正喜好应当是先爱上他们,然后再了解他们。

我最先喜欢的音乐风格是新世纪(New Age),那会儿还不知道这种风格的名字,只是非常欣赏这种舒服到了骨子里曲调,它把我的感情,我的心灵,我的身体,我的一切都融入里面了。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无聊的换着频道,跳到CCTV-3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乐团在故宫里面演出,一个大叔同时操控着几台电子琴,他指尖缓慢,清扬舒缓的声音从电子琴里面缓缓流出,接着他又开始指挥一个大型乐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都随着大叔的指挥或吹或拉,气势恢弘,整个紫禁城都笼罩在了这种种神秘浓重的气氛下。又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在一本音乐教材里面找到了这个大叔的照片,那是他在雅典卫城演唱出的场景,原来他就是雅尼(YANNI)。

我对雅尼的接触多了起来,甚至专门买了他在卫城的专辑,还把这个人向我的同学推荐,一直到今天,我仍然时不时看到一些高中同学正通过QQ音乐欣赏With an orchid或者Ninghtingale,这是他最出名的两首作品,经常在电视台以背景音乐的形式出现。

班得瑞作为背景音乐小王子,虽然同为新世纪音乐范畴,可我喜欢的曲目只有《童年》和《安妮的仙境》两首,还没有久石让更令我倾心。第一次听了解久石让是在看宫崎骏的动画电影《天空之城》的时候,他的配音浸淫着无尽空灵,悠扬的曲调似乎要把我带到遥远的天空。接触的日本影视越多,听到的久石让也就越多,无一不是经典。在日常生活中,久石让总是有意无意的进入了我们生活中,令人遗憾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还自诩和日本绝缘,比如我们学院广播电台会在中午播放久石让在《菊次郎的夏天》中的配乐《summer》作为某个栏目的片头。凭借这样的影响力,久石让无疑是日本当之无愧的音乐大师,与田中一光在日本设计界的地位一样,无可匹敌。盘点日本新世纪代表,另外一个不得不说的乐团是和平之月,由他们公司主导的新世纪音乐同样大名鼎鼎,甚至中国的的一些电影都不得不模仿他们的风格。

在东方,新世纪音乐更多是作为电影背景音乐而存在,但是在西方,新世纪是一种专门的音乐风格出现在音乐商店。

除了雅尼,在西方国家出名的新世纪音乐大师有班得瑞,Enya,迈克•欧菲尔德,神秘园等等。我比较喜欢迈克•欧菲尔德,但是他好听的音乐不多,也许和他做的音乐风格太多有关。Enya的音乐更多表现在她的天籁般的嗓音上,如果过分一点,我会觉得恩雅的嗓音比他的配乐好很多,她的歌词伴着他的嗓音,像诗一样萦绕耳际让人不能自拔。神秘园的曲调如其名,他们的音乐我听起来感觉像是宗教音乐,传达出欧美电影中一些唱诗班一样的气氛,庄重肃穆。还有一个不的不提的人,她在北京奥运开幕仪式上被国民熟知,她就是月光女神萨拉布莱曼,她给我的感觉行业神秘园有点接近,我在电影《第五元素》里曾找到她的影子,那个唱歌的蓝色的外星人一度让我以为她就是萨拉布莱曼。

当然,外国的新世纪音乐不止这些,我下载的二十几个G的无损音乐里面也有一些我不喜欢新世纪风格,比如教皇合唱团,其严肃似乎有些过分了。

音乐没有国度,无论是最东的日本还是最西的爱尔兰,新世纪带给我个人的精神享受和情感体验比任何其他音乐都多,我很感激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属于全人类的风格,也希望中国能出现一个新世纪音乐大师,因为,中国电影配乐太菜了。

————这是我的音乐鉴赏课论文,但不是论文。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