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终总结

一年时光越过越快,恍惚中昨天还在一号楼顶对着巨大的一号纸画传动装置,明天却是无论怎么挣扎也要面对的2012。按惯例,是写年终总结的时候了……

在这一年,总的来说过得不好也不坏,比起去年经历的那些事情,显得十分乏味。几乎没有锻炼,没学到什么知识,也没有找到人生另一半,生活的波动为零。一不小心,生命几十分之一就这样平平淡淡地没了,横看竖看都是悲哀。

我数了一下我在11年发的QQ状态,刚好40条,也许只有10年的三分之一,如果这些状态能够反映我对生活的期望和寄托,显然这一年我心情很Down。我试着最后一天写条状态出去,搜肠刮肚只签了一句“祝你们新年快乐”,点击发送后居然写在自己的留言板了,于是自嘲一番,点两下鼠标删了它。时间和距离不仅仅是爱情的杀手,有时一些友情一些亲情同样泯灭在了它们的刀尖下,那就这样吧,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一年在微博上,显而易见我非常活跃,但是最活跃的状态反衬的是巨大的无法压抑的寂寞。文字的表达更能加重信念的力度,我只想说点什么,不管影响是多么微弱。微博每天提供给网民数不尽的即时信息,有些人觉得无聊,有些人觉得有趣,我认为有什么样的心灵就有什么样的天空,你关注了什么人才有什么样的感受,如你所见,也许我在微博上显得太美狗。不过在任何时代,人民过于相信政府总没有好生活,一部分置疑的声音才是敦促进步的力量。

这年一二月的时候,我回老家参加了两场同学聚会,初中的同学纯真热络,完全不像离别6年的样子;高中的同学各有各的圈子,各有各的思想。发生这样的情况,我猜测是小学初中的同学们大都出身社会闯荡了,零落他乡才体验到同乡情谊的珍贵,因此在团聚的时候更加热情;而高中同学还不知道社会的险恶,以为一腔热血就能平步青云,所以对中国“关系”多有鄙夷。

年快过完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我爸突然晕倒了,朋友们把他送到了医院里才给我妈打电话,说他不省人事了,这条突如其来的消息令我们大大地担心了一场,在往医院去的出租车上我突然感受到了不能承受之重,有一段时间我们陷入了拥挤不堪地车流里,时间漫长地难以忍受,一路上我做了无数个假设,准备应战无数种生活的任何一种可能。记得那天我没有任何祈祷,生活本来就这样,除了冷静地面对别无他法。到之前我们走错了,跑过了几条街才找到正确的医院。我冲进急诊室,发现爸已经醒了,眼眶周围满是挨过阵痛之后的泪花。然后是一系列医院程序由我代签,万幸我爸没有任何异常,我猜到了大概,是他的饮食习惯引起的心脑血管阻塞。因此,暑假我吃了很多兔肉,我爸说兔肉的脂肪含量只有3%.

然后四五月份的时候认识了小馨——我们小组的活跃因子,她就是鲶鱼效应里面她就是那条鲶鱼,经她一搅和,现在我认识了小罗、敏敏,还有与我同系某个娃,大家一起从线上走到了线下吃饭。但是说起来,我第一个经线上认识的人是同系的一个女生,本来我们系就屈指可数的几个,结果她在网上暴露了一点点资料,我用排除法很快就确认是她,不幸几分钟后她也确认了我的身份,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在学业上没啥好说的,反正大学就这样,学得好就过,学不好就挂;泡妞的泡妞,打游戏的打游戏,打飞机的打飞机;各干各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暑假在家宅了一个月,买了一堆小说看,什么事儿都没干成,老妈逼着找兼职,我想跟着我爸混,说到底不了了之;八月份最热的时候去重庆逛了几天,和ZH同学碰了面,第一次见到博友居然忘了合拍,有点遗憾。重庆回来第三天我去了绵阳,在绵阳著名的红灯区待了十多天,见到了失足妇女、警察和其他市民友好相处。在长虹的工厂里,经过和一些员工的接触,发现这家企业效率低下,引用他们职导中心某位负责人的话说,以前开进去一辆宝马出来一辆摩托,等离子屏投产后,现在可以出来一辆雅阁了。这半年看着他们的股票,我觉得这句话真他妈在理儿。

回校后,十月中旬去骑了一趟自行车,彻底喜欢上这种旅行方式。后来我在一位同样爱好骑行的高中同学的空间发现一句非常喜欢的话,她说:“即使身为一个女子,也要有仗剑走天涯的豪情”。我身为男子,更有何惧?

国庆回了家,去了邛海,去了广汉飞院的工地。回校后参加校园招聘,一无所获,自己的就业观却变了很多,不想去工作了。

十一月底去了驾校,开始了每日上下奔波的生活;因为时间问题,仍然不能考试。

(完结于12年元旦)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