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口高压锅

驾校两年的有效期限快到了,我只能无奈的回到驾校再去学习,相当于重新开始。开车本不是一件难事,记时刷卡却让人头痛万分,十几个人只有几台刷卡器,我在上面又待了两周,只刷了三次卡,大多数时间都浪费掉了。

所以我经常早退,花十几分钟时间顺着学府花园后边的马路溜回寝室,路上要经过一片建筑工地和一个公交车调度站,通常在这里等车的都是这片工地的工人,还有几架拉客的摩托。在这种荒芜的地方,我怀疑摩的师傅一天到晚能拉多少客人。有一次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他们蹲在人行道上围成一个小圈子打扑克,黝黑的脸上挂着真诚的笑容,好像忘记了惨淡的生意。在成都,在许多拥挤的汽车天桥下也有很多这样的人,没有雇主叫活儿的时候他们大都也这样打发空闲的时间。毫无疑问他们来自农村,他们的生存依赖中国快速增长的建筑业,或背砖或抗水泥,不知道中国建筑业还能繁荣多久,也不知道他们这种工作能够维持多久。随着基础产业的完善,对纯粹的劳动力需求将会大幅下降,这批没有技术的人群怎么处置将会成为政府面临的大难题,如果随其自由发展,我担心中国将会变成印度一样的混乱不堪。

中国真正问题是农民问题,长期以来,政府利用剪刀差剥削农民剩余价值补贴城市发展,造成当前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这种局面。胡锦涛上台后,虽然取消了农民税赋,并且在多方面补贴农业生产;但是这一政策对农业到底有多大的促进?真实情况是:农村人口一面保留土地以防不测,一面想方设法争取在城市安家,土地交给留守农村的老年人耕种。所以政府在农村的补贴政策表面上增加微薄的农业收入,带来了对生存要求极少的老年人口中的褒奖,却带不来农业生产的进步。城市工薪阶级一个月的工资就能满足一年的粮食所需,稍微衡量就知道留在农村毫无必要,宁可在城市背砖抗沙也比在农村生活强上好多。

公平是稳定的基石,农村是稳定的根源。不管有多少人离开农村,中国几亿人口总要吃饭,土地总要有人耕种,因此必须想方设法把农民留在自家土地上,现在看来,只有两条路走,一是大幅提高农民收入¹,二是在农村继续推进透明而民主的选举管理政策。自上而下的推进步履蹒跚,农民只好自下而上的促进,今天一部分农民的权利意识开始觉醒,对比村支书的生活,他们不再满足那点政府换取稳定补贴,想要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于是发生了一些所谓“勾结境外媒体”的暴动²,无论如何,这些事情现在发生总比将来发生好很多。刘瑜文章《就这样被你笑话》说:“把牛鬼蛇神放出来,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事。观念的市场里,有各种各样极端的声音,但只要没有国家机器的压制或者煽动,老百姓的意见,总会通过一番摇摆,回归中庸之道。相反,把牛鬼蛇神死死关在盒子里不让透气,民意反而像个不断升温却没有出气口的高压锅一样,慢慢凝聚越来越危险的压力。”








注1:我在想粮油价格到底和不合理,太高、太低或者粮油中间环节利润太高?




注2:参看广东潮汕地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件。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