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一枚反对党

以八十万差额的优势,马英九连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很多敏感的大陆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边是公知对台湾人民更加理性的溢美之词,说事实证明中国人也可以搞民主云云,一边是《环球时报》们举杯共祝祖国强大、繁荣进步,祝贺大陆倒逼台湾民主的成熟。

马英九获胜感言说:“感谢永远的反对党周美青,她是我从政对我最大的支持力量,也是我家里面永远的反对党、永远用最严格、最犀利的标准检验我、帮助我、鼓励我,我要好好谢谢她!

然后我就心酸了。事实再一次证明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伟大的女人,男人征服世界,女人让男人去征服世界。难怪这二十年我一直没有成功,不但没有一位反对党,甚至连个女人都没有。

有个女人,即使她不要我去征服世界,至少她能陪我去买件衣服,以她的眼光反对我购买不合体的衣服。回家后爸妈催我快点去买件衣服然后搭人家的车回家,时间紧迫,我却没有购物的心情,不想上街去买衣服,特别是去成双成对的春熙路。朋友虽有,可惜都是男的,去年我们一起去买的衣服,前年也是一起去买的衣服。在搞基氛围日渐浓厚的今天,我再也不想找男的和我一起去买衣服,不是怕被误会,我怕触景生情潸然泪下。

度过二十岁,无论在什么场合,只要有长辈在前,总是逃不脱被问感情,似乎成了国民仪式。多数时候,我只好尴尬地打打太极,左言他顾。大学四年,一共认识10个女生,比起班上一些人算好了,可是这样还是没办法,于是我只好思考一下什么是爱情。

我并不恶心女人喜欢高富帅,但是爱情往往不以郎才女貌收尾。爱情,怎么还得有除长相以外的基础吧,要点志同道合的思想,又要点与众不同的魅力,最好还有点物质基础。假如物质基础都不能满足,至少还能相互促进,有一个反对派叫你起床,逼你打扮,督促学习,一起赚钱,一起旅行。人们尽可能地把爱情与物质划清界限,可是没有那点物质,爱情就会暗淡,生活全淹没在鸡毛蒜皮柴米油盐的洪水里面。

前一阵与小馨说起什么是“爱”,我说了四个字:相思,相倾。我当时只是以单相思的角度来解释的,如果问我什么是“爱情”,我还要填上两个字,相促。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