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3号刚回去,奶奶就给我猜测下面那家人能不能过一个清净年,问为何,原来下面那家人的老爷子情况很不好,大概快去世了。而后我才知道隔壁一户人家的两位老人也已去世,有一个还是去年初七走的,我不知道。这几年每次回家,我总会听到一些老年人去世的消息,如果我在成都或者攀枝花就不会知道,因为他们的生命是那么渺小,小到一个村的人都不会注意。

除夕那天,下面那户人家的小孩子到我家后院搬砖,很奇怪,一问才知他爷爷已经去世,享年九十,按照我们那里的说法,应该说他“老了”,只要提到某个人老了时,我们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老之将至,人之将死,每一个人已经暗自做好了其他老年人随时可能去世的准备,只不过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不愿说出来这种早已萌生的想法,当一个人去世的时候,只要听到“老了”,他们就会轻轻地“哦”一声。

因为过年的缘故,开始这户人家没有做任何张罗,有一天我去他们院子走了走,满屋子女正在焚香燃蜡的灵堂前嘻嘻哈哈地打牌,死亡的气息荡然无存。悲伤和哭泣是用于不幸蒙难道仪式,唯有微笑地面对自生自灭的生命才值得欣慰。但是习俗规定老人去世后一定要人哭孝,否则就是这家子女不敬长老;自从商业化社会让一切关系都可以转化为金钱,现在的锣鼓队已经自备了哭孝人,她可以哭到呼天抢地、痛不欲生,保证能够和金正日去世时朝鲜人民一样悲伤。到了初六七,就要准备下葬,他们雇来外地的厨子做殇宴,请全村老小和亲戚朋友吃了两次饭,斟酒喝茶,新年快乐!——老人四个儿子的祝词让我觉得有点好笑,又不知说点什么好,于是举杯一饮。

第二天清晨下葬,鞭炮从他们家门口一直放到墓地,我没去看,反正又少了一个人,新添一座坟。后来听说抬石垒坟的时候还弄伤一个人,他住在山那边,年龄有点大,听说正缺钱用,就花了160块钱请来抬棺材,不料被石头压断了一截手指,如果要算赔偿的话,我估计赔不了多少,命贱。

四个儿子连上了七天香后又走了,留下空荡荡地房子。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