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戏

今晚去舅舅家吃饭,见到表弟和刚相亲而来的女朋友搂搂抱抱,暗自神奇。

先说他家的情况吧,舅舅家在成都有车有房,没有欠款,和朋友合资一个小型服装厂,有几个店铺,有几个小投资,我知道的不多,但是从已知的情况看来,经济条件还不错。

表弟只小我一个月,技校文凭,会修电梯;去年还在电梯公司上班的时候正好被安排保养他们小区的电梯,他如鱼得水,整天在家玩游戏;下半年辞了工作,被舅舅安排到西昌去建筑工地打工,结果工地一直不开工,他只好在西昌玩了两个月后回到成都。

表弟到了这种不上不下的年龄,没有工作就不说了,反正家底殷实;可至少也得有个女朋友吧,天天在网上泡着叫什么事儿。每年春节相亲大戏遍地开花,舅妈也是主角之一,只要打听到那家女儿待字闺中,就急急忙忙地拉着表弟去相亲。我那天也在外婆家,下午表弟打电话回来,叫舅舅赶紧打扫一下,女方要过来看房子。我们那边的农村都是砖瓦房,大同小异,闭着眼睛也能猜出什么样;而且要看也应该看成都的房子,但是他们仍然要来,就意味着这场相亲略带了一丝订婚的味道。我很少见到舅舅那么紧张,接完电话赶忙拿起扫帚打扫卫生,一边吩咐别人做其他事情,有点迎接新娘子的味道,一屋子人打趣他,我妈看不下去,也去帮忙打扫。

我真以为这是订婚,抑或农村人本来豪情,况且论起关系来大家还可以算作相隔十万八千里的亲戚,至少买卖不成仁义在。晚上两桌子人划拳敬酒、海吃海喝,我也喝了不少,还喊了那个女生嫂子,喊过之后才被提醒还不能那么叫。年轻人总是有过多的激情,茶余饭后仍不尽兴,我们又带着那个女生开车颠过被修高速的重型卡车压坏的柏油路到镇上的KTV唱歌。表弟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自己的感情仿佛在等其他人支配,他和这个女生坐在一起,真替他着急;而其他人各自闲聊,耗光了两厢啤酒才开车回去。

一屋子人回老家,睡觉自然不宽敞,我和表弟挤一张床,问他对这个女生的感觉如何,他说:矮了。我很奇怪到现在为止都没听到任何人评价这个女生相貌,猜想有五成原因是因为表弟也不怎么帅,当然也没资格去对人家长相说三道四。

第二天一早我就走了,后来到大概情况就是这个女生跟着表弟来成都玩了几天,舅妈却逐渐担心将来女方的身高影响后代基因,又听说还有谁家的姑娘也不错,于是把她支回老家去了,准备新一轮相亲。

昨天晚上,舅妈打电话说这个女生又来成都了,这次是她爸的指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觉得这爱情真他妈复杂,刚见面的时候互看条件,见了面之后就再也说不清背后的真真假假了。老衲愚钝,看不懂这出戏。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