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者有其田

上个春节我准备回家过年,我妈极力反对,她好像真以为我回去是浪费钱。我后来想明白了,就不再和她争论了,自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因为她和我爸结婚后根本没在村里长期待过,没有和我的爷爷奶奶怎么接触,自然也没有真感情,我想回去陪陪爷爷奶奶在她眼里就是浪费金钱。

连续三年回家过年,村里人气明显一年不如一年。今年留在村里的孩子只有一个,才三岁左右,也就是说现在村里没有放牛娃了。还有一个原因,现在村里没多少人耕田种地,连牛都没影儿了,即使有娃也没牛可放。

温家宝三番五次在电视上说要保证18亿亩耕地红线,有这样的决心自然不错,本来中国可耕地面积稀少,随着这两年城市人口比例快速扩张,已经超过农村户口,自然粮食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但是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城市人口比例增加绝不是城市人口生育能力增加,而是来源于农村户口向城市转移,曾经种粮的农民不再种粮,改做工业生产。可是,当农村主要劳动力大量向城市转移后,他们抛荒的土地谁来种?


图:镇上几百户规模的房地产开发,基本被乡下人买走


我们村里常年只有几个老年人,年轻人、中年人几乎外出务工,近几年国家经济快速增长,他们的收入水涨船高,开始在镇以上的城市卖房,相对于在外工作一年的收入,谁也不愿在农村种地。但是不愿种地的人依然保留土地,有些人把土地借给别人耕种,还有些居住在镇上的村民也会亲自播种,只是他们照料农田的时间很少。有一次我和大婆聊天,她唯一的儿子已经在成都安家买房了,挨着犀浦交大,离成都市中心有一个小时路程,尽管是小产权房,但是他们依然乐滋滋地从一个地方的村民变成另一个地方的村民。她无不担忧地说:“不管到哪里去安家,老家土地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万一政府倒台怎么办呢?”

我不担心国家会发生剧烈的社会变动,只担心国家的政策会让他们在农村的土地保不住。农村的一些人有点误解,他们认为土地已经归私人所有了,其实不然,中国的土地分为国有和集体所有制,国家所有的土地已经有较为完善的流转手续;但是农村的土地归村民委员会管理,在强拆强卖的现在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出去的人不会再回来了,也许某一天,他们的土地就会以承包人长期不经营而被收回,乃至转卖。

1949年共产党上台,为获得广大农民的支持,处死了一两百万地主,把他们的土地分给力农民私人所有,由集体统一耕种;再然后成立了“高级社”,农民私人的土地划为了集体所有,从此农民不再拥有土地。八几年土地承包责任制将土地给农民自己耕种,表面上看起来农民有了土地,可是,当少数服从多数,强权压过来是他们就明白了土地到底是谁的。

人口没有自由流动的权利和土地集体所有制像一对奸夫淫妇,只要奸夫阳痿,淫妇脸上就不活泛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巨大成功来源于人口自由流动带来的人口红利,另一边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不想拥有土地的人不能转让土地,想拥有土地的人没权利拥有土地,只能造成抛荒的土地没人来种。

我坚信,无论农民的土地是被村委会集体转卖还是被农民私人专卖,现在没人来种的土地终会变成另一种模式:一家人或者一个公司将拥有一大片土地规模化作业,土地属于耕种的人。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