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敷衍

博客十几天没更新了,原准备前晚要像入党积极分子好好汇报一下最近的思想工作,怎奈某同学要让我帮她改CSS,我爸要让我给他重置密码,他的QQ号码是我申请的,密保也是我填的,里面有一项“你配偶的姓名?”,天知道四年前我希望谁是未来的配偶,把自己曾经暗恋的姑娘一个一个填完都不对,或许就是胡乱填的,我只好进行密码申述,弄了一两个小时才搞定,再看时间马上关灯,只好改天再写。没想到昨天感冒加剧,支撑不住,晚上八点就爬到床上睡了。今天免疫系统终于打败病毒(据说普通感冒药不能杀死病毒,只起减缓症状作用,正常成年人不吃药一周可痊愈),一身清爽。迫不及待地想写点什么,但是最近生活简单,感想了无,为免博客月经,特此敷衍。

三月初的攀枝花妖风阵阵,漫卷黄沙,我在山上的驾校学场地。狂风吹过,大家转身背风,有些妹子特别有趣,转身背风的时候还得按着裙子;除了在寒冬的美丽冻人,在这样的天气里这样打扮也是一种勇气。我每天起早摸黑,驾校的白班晚班都上,幸运连过两关,而且场地和倒杆只隔一周,算攀枝花车管所残酷的红外线下的新传奇吧。还有一科路考我就能领导驾照,如果顺利,大概年底就能开车到处转悠;男人爱速度,想起都激动;可是啊,我就是担心考不过。

前几天不是有个纪念雷锋的什么日子,微博上讨论挺多,我没太关注,倒不是因为质疑真有其事还是讨厌别人助人为乐,只是感觉讨论真假雷锋没什么意思。如果流传的雷锋故事都是真的,人民群众当然喜闻乐见,尚且不说在把毛泽东敬若为神的五六十年代出现彻彻底底无私奉献的人也不是啥奇怪的事;如果雷锋故事是假的,我也希望当今的人能够“向雷锋同志学习”。道理一堆,当然我自己做不到,自己都是一个待业穷逼,我哪有心情管他人冷暖,做人如此,不过是坚守一点无害人之心的道德而已。

“活雷锋"这个词和“老实”有点像,在现代词汇里都有点变质了,你夸人家“活雷锋”,没准儿人家反驳你:“你说谁,谁活雷锋?你全家才是活雷锋!”如果在六十年代听到这么回答,肯定乐翻了,不过现代社会这么回答,只能说明现代社会不再像往日那样单纯老实,曾经你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还要交给警察叔叔,现在碰到几块钱你或许要捡,不过建议你别去交给警察,他会认为你是傻逼;如果你有幸碰到一大摞钱,你还敢捡?那你就是真傻逼。

不过我还是遇到了一个活雷锋,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在驾校她和我们一起学习,她有个特点,每天都会提着一个水壶到驾校,只要碰到有水杯的人她都会问人家要不要水。大家都说这个阿姨太好了,但是有几个人愿意向这个同志学习?从小我们就相信只要付出定会有回报,到现在仍然深信不疑,如果不能得到回报,流过的汗水还有什么价值?我这样思考,承认很物质,可是在一个连爱情都能写成合同的社会,所谓“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也没什么不妥。所以雷锋,谁爱做谁做。

近两日的两会,民间叫二会,宝马雕车、笑语淫淫我懒的吐槽,一年前我就问过这些人代表了谁,也许代表了共产党,也许代表了地产商,反正肯定代表不了被两会聚光灯冷落的农民,估计他不会一直投赞成票,也不会呼吁限制网络,总之不会哗众取宠娱乐大众真可怜。

这次两会还有一点让我吃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上承认死囚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我才知道我几年前的信仰是多么单纯。几年前我就从黑夜被不知名人士塞在门上的不和谐光盘和传单中得知中国从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给人移植,当时以为这些海外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竟然编造这些谎言摸黑中国政府,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伤我曾经一片诚心,只能说明有些问题还是外媒靠谱,不管他是不是反华媒体。

这个国家的事务,真真假假云里雾里,说来说去和我们屁民没多大关系。

Posted in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