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鲸

在微博上看到消息,江苏盐城有四头鲸鱼搁浅在浅滩上,经过一番营救还是死了,于是昨天晚上有人开车到那里去割下了一些肉。今天微博爆料后,许多网民在消息后边留言谴责割肉的没有人性,不爱惜动物,毫不吝啬地批评中国人的贪婪本质。看到这些评论,我只感到好笑,动物保护主义始终带着狭隘又可怜的色彩,保护活着的动物无可厚非,他们居然也开始向死亡的动物展示起他们博大的胸怀,仿佛是少林寺的和尚,看见一点带血的东西就开始念起了阿弥陀佛。

在我看来,搁浅而死的鲸鱼和被刀捅死的猪差不多,都是哺乳动物非病死亡,不同的地方仅在于鲸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不能随意杀害乃至运输。如果是一头猪非病死亡,它多半会被吃掉;现在鲸鱼已经死了,这是它自然选择的结果,比起猪悲壮地死于人手已经仁慈万分,如果人类吃掉它都算罪孽,那么吃猪肉不知道算不算惨无人道?所以我经常在想,当人们东奔西走保护动物的时候,他们可曾听过杀猪刀下的嚎啕。有些动物保护主义者没见过杀猪宰羊,见到一点血腥的场面就要义愤填膺地朝地上吐两口口水,不知道他们看到农村杀猪的场面会不会挡在刀前。农村杀猪的时候,一般有四五个人把猪按在地下,然后杀猪师傅摁住猪头,用一把大尖刀朝它的脖子迅速地捅进去;被捅破脖子的猪的献血如泉水一样喷涌而出,但是它只能无力的挣扎,不一会儿就奄奄一息。等猪死透后,经过沸水滚烫,刮毛后就可以大卸八块了。杀猪的场面比割死鲸鱼肉血腥很多是不?动物保护主义者吃这样的肉如果没有罪恶感,分割鲸鱼肉还愤怒个什么劲儿呢。

一个社会好不好要看社会财富是怎么分配的。现在有一条不属于任何人的鲸鱼摆在面前,按理说不属于别人的东西,自己就可以拿,别人也可以拿,许多人都想去割一刀,该怎么分呢?最普通的两个方法,每个人分一小块,也许有一两、也许有一克;或者一个人都不分,任何人都吃不成,大家都没有了怨言。但是偏偏有几个人,在大家没商量出分配制度以前就开始拿了,好比政府要将十亿财政收入分给每一个市民,然而有几个大官在分配之前就拿出九亿块钱中饱私囊,剩下的一亿才给市民平分,市民当然不会满意。所以割鲸鱼这件事情,归根结底和人类血性残忍联系不到一块儿,真正的反映的问题是物质分配问题。那几个人之所以触犯众怒,只在于他们将别人或许能够得到的东西抢先占有,再加上他们趁夜拿走,其行径和偷窃无异;也许他们自己早认识到这一点,才会采取星夜作案。但是这种偷窃比任何罪恶都轻得多,我们只能用道德去批评,而不能用法律去拷打,否则哄抢翻车货物的老百姓所犯之罪都可以判他们下十八层地狱而永世不得超生。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