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大黑山游记

去爬大黑山的想法萌生已久,直到昨晚我才凑够三个人准备上路。

今天早晨我睁开眼的时候已经九点了,火速起床叫他们出发,结果一个觉得出发太迟,一个还要继续睡懒觉。不想去的人会找各种理由,我在他们面前数了5秒让他们做决定;好,不去就不去,我也不是找保镖,而旅行的玩伴本来不可多得。穿上登山鞋,背上双肩包,我一个人出发了。

我在学府广场买了两瓶水、一袋面包和豌豆作为登山饮食,另买了一个烧饼当早餐在公交上吃(香味弥散,很不人道)。按同学所指乘公交到渡口桥便可搭面包车上山,而我过桥后未见任何面包车,询一路人,才知走了冤枉路,又搭26路沿金沙江到枣子坪。枣子坪夹两山之中顺势而上,乃攀钢家属区,建筑多显老旧,人亦如是。一路问讯得上山路线,我喜欢向老年人问路,一是他们熟悉地方,二是个个悠闲;而年轻人要么不懂地形,要么懒得搭理,大伤游兴。

攀枝花数月未雨,山上草木干枯,无精打采,我并不在意,只想爬到最高处游目驰骋。一路羊肠小道,黄土尖石充杂其间,想必此路无人开垦,之所以成路,不过走的人多了而已。再往上,山更陡峭,头顶是突出的石头,脚边是垂直的山崖,崖上无树,无遮无拦,几公里外的城市一览无遗,我看一眼就感觉头晕目眩,想到摔下去必死无疑,身体不自觉向山体倾斜,感谢万有引力!似乎奇状幽险之处皆是稍有疏忽必死无疑之处,难怪每次我喜欢一个地方同时也会产生生命渺小的恐惧,我也没弄明白到底是喜欢风景还是喜欢恐惧感。


图1:从清香坪上山


攀枝花大黑山

图2:危险的上山路


翻过第一个山口,以为前路崎岖,没想到我却走上了两车道的水泥路,而且在三角梅绽放的弯道遇到了独自登山的同道中人。互相打个招呼,目的相同,便一同上山。在这个荒山野岭之境,我想起了梁实秋在《旅行》中的一句话:“在社会里我们觉得面目可憎语言无味的人居多,壁纸惟恐或晚,在大自然里我们又觉得人与人之间是亲切的。”果然亲切,我们在互相不了解名字之前就开始共享食物了。山谷中有一泓山泉,泉水叮咚的两边郁郁葱葱的长满了大树和灌木,比之山坡的萧索春色不少。他说泉水是从仙人洞出来的,洞中有蝙蝠或许还有蛇,我说去出水口看看则可。其实洞口没啥好看的,蝙蝠从黑暗里传出的叫声倒叫人毛骨悚然。我洗把脸就出来了。


图3:彝族山民的羊棚



图4:归程回望大黑山


登山装备


图5:登山装备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目的地电视台了,我们开始上山,第一次上错了山头,浪费了半个小时,换了一个山头我们又继续,顺道还进了路边的彝人小院借水喝,一个小家伙正在洗澡,看见我来了,赶紧遮住小鸡鸡,笑死我了,我又不是没有。出了小院,继续进发,后来我们终于知道又走错了,路越走越险,到一个茅草房再不可向前,尽管电视塔近在咫尺,也只能折返。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