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借钱人

昨天晚上下班后我去挤公交车,在站台注意到一个穿着过时的年轻人,个子比较矮,当然这些都不是吸引我注意的地方,我只是看到他手中拿着一张黑底粉字的海报,因为在平面设计中黑色背景不好控制,整体效果难以出类拔萃,平时见的比较少,所以多盯了两眼。也许是眼神暴露了自己不像是主观恶意的人,这个矮个子见到我在观察他,之后就拿着那张黑色海报在站台上漫不经心的转悠,似乎和别人一样在等待公交车。十几秒后他挪到了我的面前,开口问到火车站的64路公交是在这里搭吗?我很奇怪公交站牌就在旁边,看一眼即可明白,为啥偏要问别人,难道不识字?基本不可能吧,就算中国教育没有良心,至少九年义务教育普及率达到了99.7%;但我还是很确定的给他说不是这里,然而也不确定是在上面还是到下面去搭,反正不是这里。他口气很轻地嗯了一声以示理解,不过并没有转身离开的意思,似乎准备了一下,然后轻声轻气地地又对我说了一句话,他大约比我矮10公分左右,我没听明白,低头侧耳请他再说一次,他仍然以同样的分贝说了一遍,我还是没听明白,让他再说了一次,终于听清楚了,他想让我借他一块钱搭公交。不经思量,我直接拒绝了。那时我手中只有当天剩下的最后一块零钱,为了弄到它,我还花了九块钱吃了一盘炒饭。

今天看到一条微博,一个中国人在纽约乘地铁,差一刀,摸遍全身都没有,这时一个黑人递上了一块钱。微博下面的评论几乎是感概在中国人不会有人这么好心,我不相信。中国始终有好心人,只是这些好心大概已经被现实磨灭。前不久,同学说他在公交站遇到一个老奶奶借钱坐公交,他没有零钱,豪气的给了10块,结果第二天他又遇到了这个老奶奶借钱。他再也不会随便给人借钱了,即使带着良心的不安……

在中国,施舍钱财的信用已经被一些人透支了,因此我不是那个慈善的人;即使昨天我有多余的零钱,我也不会给那个矮个子。因为他有许多职业借钱人的特点,就像街上经常碰到的抱娃娃的妇女,她们会以同样的借口让你给她借几块钱坐车,遇见一次遍罢,如果碰到几次,我就知道她们是深谙心理学的骗子,小孩子不过是他们令人放松警惕的掩护。我认为值得借钱的人至少在身份上应该对等,能给人有正当职业的感觉,衣服不要求干净,裤腿上有建筑工地的灰尘或者泥巴就可以,或者有大包小包的行李。偏偏昨天这位小哥手里只有一张设计讲究的海报,身着却是一副乞丐样,向人借钱时还中气不足,难免不让人产生怀疑。他手里海报的作用有点像借钱妇女的小孩子,可惜选的不恰当,估计是路边捡的;衣服虽然合身,但是比较脏,如果是劳动者,说话不会底气不足,我只好猜测他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不值得给他一块钱。猜测仅仅是猜测,如果这个矮个子真的不是职业借钱人,就去怪罪一下那些以此为生的人吧,是他们骗了大众,坏了风气。

真心不是国人冷漠,而是害怕受骗,大家没有福尔摩斯的天赋,只好不闻不问。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