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有时看着一个人,无精打采的走在路上,我总会将它此刻的状态当初永恒,猜测他一辈子都这样萎靡不振;然后自作多情地感概一番他几十年生命存在的意义,似乎就是一副空皮囊。

前几天晚上和几个妹子吃饭,我应该说过,人生走入社会,许多人活着的基本动力只留下房子、车子和妹子。有晚加班后,我和老板一起斟酒慢饮,又重复了这句话,当然它不是哲理,但是它是真相。

原谅我对生命看得如此惨淡,作为一个资深搬运工,我给客户送货的时候,特别是路过攀枝花市人民政府门前,总免不了45仰角的深度忧伤,人这一生似乎就是不停给别人办事,然后别人又给其他人办事,如此循环下去。这样的剥削链总该有个头吧,一头是被剥削的最为惨重的农民,另一端大概就是政府吧,我们处在中央当搬运工。走过政府门口,我对人类的荒谬感再加一层,管他妈政府还是农民都会死亡,人类不停的努力劳作不就是把熵变成0.5么,Green Day有一句歌词说:“When mastur bation's lost its fun,You're fuckking lazy”当打飞机都失去了快感,你他妈就彻底无聊了,假如熵值变成0.5时,人类就他妈彻底无聊了。

我讨厌无聊,也讨厌忙碌不已。也许我只能慢悠悠的为房子、车子妹子而努力。

人生虚无,喝酒去了。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