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饮

隔壁寝室几个娃经常抱几箱啤酒到寝室邀人小聚,人无定数,下酒菜唯花生、胡豆、牛肉干而已,没有美味佳肴大快朵颐,所以此种聚会仅以聊天为主,吃乃其次。昨晚他们又搬了七八件啤酒上来,叫了所有留下的人一起喝,这次寝室聚会是四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第二天班上有几个人就要去广东了。

十一点关灯后,我走进他们寝室,过去前还特意穿上了短裤,因为他们把我们楼的阿姨也叫来了;其实不穿也可以,我一个人穿个裤衩在寝室上网的时候阿姨跑进来让我给她翻东西,她早看习惯了;但场合不同,穿裤子过去表示郑重吧。

他们在寝室里摆了五六盏充电LED灯,不够明亮,氛围却不错,十几个人拥挤地围住两张平时打麻将的小桌子,上面杂乱地摆满了零食和歪歪扭扭的酒瓶,大家絮絮叨叨的谈话有点像昏黄的路灯下街边小吃店无章的喧哗。

他们已经聊了半个小时,阿姨见到我走进去便让我喝三大口啤酒罚我来迟了。好好好,没有酒杯,自罚三大口,咕噜咕噜喝下去,酒瓶见半。其实我都和阿姨并不熟,她是我的路人甲,我是她的路人乙;但是阿姨和班上有几个人关系特好,因此便把她叫过来了,另外也感谢她两年多来对我们这边寝室的照顾。酒桌上的群氓效应让任何一个人的意见都容易获得通过,作为个人,最好遵守他们的意见,不可造次。

毕业喝酒吃饭,千言万语无非三个主题:要离开了舍不得;去哪里发展;发达了别忘提携一把。他们喜欢每个人都敬一圈,我也不能免入俗套,但同学四年,仍然有一些同学不大接触。和高中时一样,他们喜好相同的人都成了一个圈子:浮夸的人成一圈,打游戏的人成一圈,本来就没啥交集,在酒桌上我只能虚情假意的表示表示客套,并不是讨厌,而是真的没话说,只好:“来吧,什么都不说了,咱俩的情意都在酒里,干了!”。酒过几循,客套话讲完了,开始讲起来真心话,没有冒险。

我十分佩服别人独闯天涯,平兄就是其中一位,他给大家讲他独自到深圳遭遇到白眼和苦楚,说道兴起处,握住一只酒瓶子往桌子上一坠,破碎的花生纷飞,他豪情万丈的说,“将来的深圳有一半都是我的!乔布斯算个屁,李嘉诚算个屁!”。

突然明白某些人夸张的野心令人生畏,大概是电视剧看多了,巨大的野心后面不是阴暗就是艰辛。从前我非常渴望有用不完的钱,买无穷无尽的东西,后来野心渐灭,也许是被现实浇灭了,我不再渴望有很多很多钱,我只求够用,知足常乐。我不渴求向他人证明自己的能力,只要有一份充满乐趣的工作赚到刚刚够有的钱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行了。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