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漫漫,且行且珍惜

我从学校搬出来了,真正的面对生活。以前从未有过如此清晰的决裂感,过去很多年无论怎么改变,仍然要乖乖回到教室里听那些毫无兴趣的课程;但是这次,我感觉自己被吊在了横梁上,别人扬刀斩绳,一道白光晃过,我就掉进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也没有被未知之境吓到,或许下面是一个水池,或者充满了松软的落叶,甚至有可能洞穿星球,让我落在了另一片蓝天下;所以我懒的像蹦极那样“啊”的一声堕落谷底,连失重的感觉都忘了体验。

上班三个月,刚开始有点累,很多东西都不懂,事事靠Google;随着不懂的东西一一化解,我又逐渐忘却了烦恼,开始适应了朝九晚六的生活习惯;我们是小公司,我可以八点四十才出门,迟到是常事,最近一段时间天天穿着五分裤,拖着拖鞋上班,觉得这TM才叫生活嘛。

但人的懒惰性根深蒂固,一旦适应了一个环境就懒得挪窝了。我对持久稳定的工作始终抱有戒备之心,很担心在一棵树上吊死,以致失去整片森林。前两天看《浮沉》,里面开车的小师傅给王贵林解释为什么人人都希望往上海跑,他说:“在江州二十岁可以看到八十岁的样子”,同样的话我也说过,班上一个同学去金川县当公务员,我给他说我已经看到他未来几十年的样子,打赌他大概五六十岁的时候就要跑到成都买房子定居了,因为藏区那边的公务员基本都这样,如果得不到提拔,干了半辈子工作后,都在那个对他们来说没有多少人脉的城市安安静静的养老直到死去。

我曾信誓旦旦地对娟说,千万不要考公务员啊,一入侯门深似海;前段时间她又说想考公务员了,我不再劝谏,反而很支持;谁说每个人都喜欢潮起潮落的生活,流年似水,玩儿的是心态。然而我终归是不会去,我甚至不愿意看到五年后的自己,说到这里,挺可怜大雄钻进抽屉就看到了成年后的样子,那人生奋斗有什么劲呢。

昨晚和雷哥喝酒,他说无论他在哪里,只要待了五年,他就准备在那个地方买套房子,所以,他现在希望能够在五年内在攀枝花给个首付。我不好意思当面说他把经济想得太容易,把生活也想得太无趣;如果换作是我,十年内都不会考虑这个问题,而宁愿买一辆能够带我去看各种风景的车。前段时间,父亲给我商量买房子的事,说我这么大了,该考虑这些问题;毕竟劳动阶级,我有点担心千金散尽还得搭上多少年自由,我还没按照自己的意愿活过啊,因此给他说,慢慢来吧,不急;不知道我回去后他们将做什么决定。

我有自己的想法,反正我不想当很久的农村外来务工人员,暂时也不想在城市落地生根,回去就给我爸抖明。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