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一天

一个难得的周末,这一天是这样开头的。早上手机没电了,不知道已经几点,明晃晃的光线从没拉严的窗帘中跑进房间,这是我有意为之,希望天光催人醒;但我昨晚一点钟才关电脑,今天想多睡一点,索性打开电脑,9点17 分,并不如愿,准备再睡。这个早晨我不想睡得太沉,希望有音乐陪伴,有过上次美好的经历,又打开了潘多拉电台,选择了莫扎特频道,随即迎面躺在床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Like”和“Unlike”才能使莫扎特电台全放班得瑞似的轻音乐,反正迷迷糊糊的意识里全是湖光山色鸟鸣枝头,就没听见一首古典交响,后来我就睡着了,雷哥在门口叫我的时候我才醒来,已经10点40分。

今天只有一个人去上班了,房间里剩三个人,快到中午时分,伟哥的高中同学来了,绰号“擂逼”,咱们一起吃过几顿饭,感觉他极不靠谱,但口才特棒,五六个人一起吃饭,他能从上桌子一直吹到下桌子,不用旁人丝毫附和,嬉笑怒骂自成一家,也因为这点本事泡了不少妹子,ONS的不算,大学三年光女朋友至少一打,自然钱花了不少;大二的时候借别人学生证去领了五十多部电信手机,再以500块钱一部的价格卖掉,今年电信开始查账,快查到他的头上了,一下就是几万块,钱又还不起,因而他一直不安,担心别人告他诈骗罪,不过担忧归担忧,逍遥仍逍遥,花钱照样流水落花。今天不出意外他应该是来蹭饭的,伟哥问我中午吃什么,既然我对擂逼那么熟悉,就不再乎“有朋自远方来”那套礼仪,“懒得麻烦,面噻!”结果伟哥中午煮了满满两大盆面,加上昨晚的剩饭剩菜,吃得也挺饱。擂逼中午吃过饭就走了,走之前还和伟哥理论了十块钱的事,谁会为了十块钱专门跑一趟。

这个时代有一些人除了一些必要活动勉为其难,只剩下上网打发时间,可是玩久了也心生厌恶。还有些人的文艺本性源自于无聊,想着还有一本书没看完,我忍不住文艺起来;不过条件限制,让那些梦想中的一个慵懒的下午,泡一杯淡淡的清茶,靠着窗边静静看书的场景都滚一边去吧,穷逼只配拿着廉价的Kindle躺在凉席上看一本过了版权保护期的《卡拉马佐夫兄弟》。经过多年实践认定,我认为躺在床上看书只有一个效果,非常催眠,比吃安眠药还好还猛,不一会儿我的瞌睡排山倒海而来,放好Kindle,睡了。

直到五点过我才起来,还有件事忘了办呢,我要去京东自提点退个东西,时间不允许就算了。住在一起的几个娃都炒过菜做过饭,唯有我什么都不会,倒是积累了丰富的洗碗经验。一件事情干长了,身体会累,心也会累;我讨厌了自己的角色,为了成为一名创造者,今晚我要炒菜!而且为光荣完成质变到量变的华丽转身,我安装了“下厨房”App应对可能将遭受到的挑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口号喊了几十年,真正应用起来的时候顿时觉得领导才是实践的唯一真理,伟哥要当我的狗头军师,我说炒肉的时候就加郫县豆瓣,结果他指挥来指挥去,快要做好的时候我才加了一些豆瓣酱入锅,之后韭黄的颜色就不好看了,还好吃起来差别不大。他们说能吃就行,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我的目标可是做商业级菜色。

晚上10点,我关了电脑看书,12点过打开电脑,洗了澡,然后回到电脑前记录这些东西。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