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看到香港人在为自己的下一代争取的时候,想起了何伟在《江城》里说中国的教育在他眼里就是洗脑教育,这个看法也许代表了许多外国人对中国教育的态度。然而我们自己未曾发觉,身处围墙之内,早已习惯从小到大的思想品德,毛邓思想伴随左右,红色口号日日高呼;假如有一天大学课程里五个学分的毛邓课被取消了,党支部被撤销了,我们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适应啊。对我估计影响不大,只要是文字内容,我非常容易记住,也非常容易遗忘,十多年思想政治教育一路过来,自己也不清楚那些书上到底写了什么,似乎全是一样的内容,有点类似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里写道:“我翻开历史一查……每一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仔细看了半夜……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

即使文字真的狰狞地吃起人来,比起香港,我们也只能乖乖地躺在砧板上。如果对政府有要求,他自己应该是被承认作为服务对象而不是奴隶,奴隶没有人权,更加不可能有要求。我从来没在共产党身上看到过希望,他们那套系统和观念已经僵化了。

对于香港的未来我感到悲观。学弟到我房间来看到上面那些香港人集会的图片被震撼了,我说:“总有一天他们把共产党惹毛了,他们要开坦克过来压。”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