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行记:德钦

D3:飞来寺——雨崩村

昨晚和深圳过来的一对情侣住在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里有三张床,每张床位100元。

尽管来之前就做好了看不到日照金山的打算,不过早上七点过外面吵吵嚷嚷的时候,抱着一丝希望,我还是迅速的蹦起来了,顾不得穿外套就走到客栈的阳台上打望雪山的情况,显然一如既往的失望。

飞来寺的住宿条件很差,一路都是100块钱一晚的住宿,只有飞来寺让我感觉回到了农村老家;可是也没错,飞来寺行政地名叫做“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升平镇巨水村委会飞来寺村民小组”,本来就是一个小村庄,平时来这里的人也不多,只有国庆的时候这里的住宿价格才会半个小时涨十块。

到观景台转了一下,栏杆旁边站满一大早就来碰运气的游客;但梅里雪山不给面子,半山腰上静静地驻守着毫无礼貌的云雾,仿佛永远未曾离开过。我希望北方能来一阵风,将这些不讲道理的水汽吹得一干二净!滚到阳光明媚的腾冲去!

既然梅里十三峰拒人千里,我也不便久留,找了一个车直接到西当温泉,去雨崩徒步了。

到雨崩的路线有两条,一条是从尼农沿着澜沧江进去,一条是从西当温泉进去。小巴车从飞来寺到西当温泉路途并不远,站到飞来寺村一眼可见,然而汽车一路转山而去需要2个小时,车费也要20元。我以为只有私车老板才会边开车边打电话,没想到巴士师傅也是如此,在深不见底的澜沧江大峡谷两边的悬崖上,他们可以一手抡着方向盘一手按号码打电话;除了膜拜,我也紧张,他们天天都在这条路上开车,运送旅客成千上万,那种小概率事件千万别轮到我。

进雨崩的时候下起了小雨,还好昨晚和我同房的深圳情侣借了我一件塑料雨衣,本来他们也想去雨崩,害怕时间不够,又改去了明永冰川,看到我没备雨衣,就将他们的送给我了,很薄的一件,但是比起没有好一万倍。

去雨崩的路只有徒步或者骑马,相当大一部分游客在西当温泉下车后直接骑马上去了。马走的路和徒步者走的是同样一条道路,泥泞的路面混合了马尿和马粪,我给同行者说这条道路必定是种麦子的好地方。



一路上的艰辛不想赘述,当你身上背二三十斤装备,在雨天泥泞的道路上走六个小时,你就会体验到那种面临崩溃也只能往前的艰辛。一路上也能遇见好多牛人,穿一双平底鞋,折一根树枝,什么装备也不带也进雨崩;不过他们后来都落后于穿登山鞋的徒步者了。











我花了大概六个小时才到上雨崩,衣服几乎湿透了,估计有一半是汗水。到达上雨崩的天气仍然阴霾,顶上的雪上山顶不露痕迹,蛮无聊。

D4:神瀑

也是因为时间原因,我也放弃了去冰湖的行程,跟着几个贵州的妹子一起去了神瀑。神瀑就是雪山融水形成的瀑布,从下雨崩沿着许多瀑布汇集而成的小溪走就能到达那里,路两边全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有些倒下的粗壮的树干上面长满了鲜绿的青苔,有些树干上还点缀了形态各异的蘑菇。我希望能在这里碰到一株活松茸,可是最后出德钦的时候都没见过一眼。















D5:德钦——香格里拉

7点从雨崩出发,接近12点走到西当温泉,花了25块钱坐到飞来寺,然后在飞来寺拼车去香格里拉。拼车的师傅是个藏族大叔,汉话讲的不好,我坐副驾驶,他经常咕噜咕噜半天听不懂说什么,直到过白马雪山的时候我才明白他在念经:“白马雪山&%#@*#&……”,因为每次翻哑口的时候他都会念一遍大体相同的内容,想必是出于对大山的尊敬,祈祷它保佑一车人的安全。

我们晚上11点左右抵达香格里拉县城,我和大理学院的一个学生在古城找了一个标间住下,每个人花费90元,然后我痛痛快快地洗了澡死死地睡着了,自从一号出来我就没在这么温暖的被窝里睡过觉。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