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

现在我22岁,差一点点23岁,不知道我爷和爹这个年龄在干什么,估计那时爷爷正在和生产队的村民一起吃大锅饭,为了钢铁产量赶英超美而砸锅钢铁,并且正在和奶奶搞对象,再过一年多就生了我爸爸;我爸爸二十三岁的时候已近改革开放好多年,社会万象,人口四处流动,我爸十六七岁初中毕业以后跟着村里的一个木匠当了木工后四处给人家修房子,后来和爷爷闹翻了就去了云南上山下乡做木工活,原因好像是当时爷爷不答应他和乡里另外一个女子交往,再后来他从云南辗转去了贵州,直到现在他也经常提到在贵州和苗寨人家喝酒的事情,他说苗族人喝酒本来豪放,为了表示尊敬,他们从晚上喝到凌晨,米酒一缸接着一缸,结果他将苗族主人家全部喝趴了,过了几天才缓过来,以致那些人对他敬佩有嘉,毫无疑问这是他大半辈子最辉煌的一次酒席,人们都喜欢显摆自己最辉煌的事迹。云南的故事他很少提及,只有前面我去昆明的时候,他给我提过昆明的几个地名,比如理工大学附近,我去了,感觉在追随他当年的脚步。再后来他回到了四川,由村里人介绍相了一们亲事,认识我妈妈,再后来有了我。

但是我还没到23岁,所以我22岁的时候,正在攀枝花上班,这个年龄的人必须去上班,否则别人会以为这个人有问题。但我现在已经不想上班了,这是实话,如果一个人炫耀他喜欢上班,我们也会认为他脑子有问题。喜欢一件事和必须做一件事往往不能两全,我们尽量选择不讨厌的事情。再过几天我就辞职了,离开攀枝花回到成都,因为我不讨厌成都。回去了又能干什么呢?还没有决定,有些人总是给自己规定两条路,一到做抉择的时候就说自己又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仿佛一边是地狱一边是天堂,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我努力避免这种情况,所以一直安分守己,不偷不抢不贩毒,黑幽幽的枪口就没有可能顶在自己的脑袋上;除了这种极端的情况,我认为再没有"十字路口"。

我有好多选择,继续干自己不喜欢的广告(广告不是设计,只是给顾客提供廉价的商品,客户满意则可;设计应该由设计师主导一系列方案运用在客户的产品上设);我还可以转行去搞家装设计;也有从事网站设计和开发的想法;后两者虽未接触,可我始终相信有这份能力将他们拿下,全凭毅力和兴趣而已。

此刻我在攀枝花的广告公司,坐在实习生的旁边指导他,果然刚出来的大学生啥都不会,和我当时一样。使我想到社会对于年轻人的态度,那些大叔大姐都可以鄙视我们没有工作经验,但是绝对不要因为没有工作经验就排斥我们,人总要死的,您们死了就没有人来继承你们的工作,那多遗憾啊。

(工作无聊,全文写自手机客户端。)

地点: 中国 攀枝花市东区炳草岗大街 邮政编码: 617000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