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的存档

给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我会说自己是一个平和的人:既富有同情心,又善于体谅人。照这种性格,按理说很容易接受别人的东西;可是我偏偏就不待见国内的网络,以及国内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提供的产品。因此在对各种应用的选择上,我尽可能地使用国外公司提供的产品,近乎偏执狂。可是国内的东西再讨厌,比如QQ,却有不得不用的理由;好比高墙之内,有的人不喜欢吃馒头,然而这里只有馒头供应,这种情况下还要坚持幻想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上年一直用Goagent翻墙,一直到领导人换届,终于彻底不能用Goagent上Google了,便放弃了这个软件,在新工具没找到之前用了一个月Bing,感觉颇为失望,除了没广告,其他方面连百度都比不上,都说旧不如新,可见未必如此。最后我买了VPS,架设shadowsocks,尽管程序本身极为简单,连封装包都没有,每次使用都要手动连接;却不妨碍成为我用过的最复杂、最昂贵的代理工具,效果还不错。

其实我翻墙最要目的就是用Google,其他用的很少,没熟人是主因,给人交流还靠国内网站。以前我将自己一千多条微博导出来存在了自己的博客上,不知道那个傻逼把这些内容放到了豆丁网,申述极为麻烦,在时间成本如此昂贵的今天,居然还有这等好事之徒,真有拍他两砖头的冲动:“狗日的快去背单词!”说实话,我惧怕别人帮我备份语录,文革再不再来我不知道,总之不想自己说过的一些话有朝一日成为指证我的工具,他们中立的理解倒也罢了,就怕碰到指鹿为马,欲加之罪的人,这样的无耻之徒在历史上比比皆是,不忍细数;今天和未来的一切终将成为历史,我不想成为又一个演悲剧的戏子。现在我的新浪微博始终发不满一百条,有时心情不好,随手就清空了,有时心情好,随手又清空了;信息的时效信决定许多话过以时日必定被忽略和遗忘,我来当自己的刽子手吧。清空微博的时候,大略地浏览了以前的想法,觉得满意的就存到twitter上面;我从来没删过tweet,因为它有加密功能,而且服务器不在中国,个人想法长存此地令人放心。

遭遇我同等对待的不仅仅是微博,还有QQ空间,又拍图片,都是用了很长时间后主动放弃了,转用国外比较大型的公司提供的服务。如果我这种情况还有非个人偏执意外的原因,那一定是国内的互联网政策不明朗吧。我们的新闻发言人秦刚说:“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网民在互联网上享有充分的自由。”他说话的那一瞬间是正确的,我没有异议,中国政策法规本身就是这样,领导什么时间做出的决定,它就被法律所认可;过两天领导反悔了,它就被法律所不容,中国的法律始终坚持依“法”办事,违法的东西该取缔就得取缔,没有商量的余地。

假如有一天,我的确非常乐意地用国内的服务,我将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