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

前一阵公司搞了一场活动,要我们每个员工都上街找目标客户,送他们一个小礼品,然后要到他们的号码。一直以来我都讨厌这种营销手段,没想到我竟然成为这种活动的参与者之一。可是我并不是跑市场的员工,从来没有经历语言方面的训练,在话术演练的时候总是结结巴巴;因此曹总专门叫人事部雯雯对我和另一个做网络维护的同事做语言方面的培训,要我们两个在公司大声朗读半个小时的文字,她相信经过一个月的锻炼后我们就能顺顺当当地说话了。

尽管有时候我说话容易错词和停顿,可是我从来就不相信自己说话结巴或者胆怯。有的时候我的大脑处于暂停运作状态,但是我的嘴巴仍然不停地工作,正是这样我才容易错词,接着才出现停顿;但是当我大脑恢复功能的时候,对交谈的内容感兴趣和正好是自己专长的时候,我并不会出现结巴。比如两三个好友坐在一起聊天,思维发散,那时我就可以思路清晰海阔天空滔滔不绝,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快。

我最钟意的聊天方式是坐在茶馆或者咖啡馆的藤椅上,以一种公平和闲适的姿态,在香气四溢的茶水或者咖啡寥寥升起的水雾中慢慢交心。最讨厌的聊天是在饭局上,大家气吞山河之时,这样的聊天多以插科打诨为主,最散漫而无用,好比古有舞剑以助兴,今有吹牛以消食;正是这个原因,我的朋友们在饭局上指点江山的时候,我却在暗地里一顿狼吞虎咽;到他们的话才说了五分饱,我的肚子亦然十分胀痛。

今天婷婷,阿馨、阿馨的一个男性朋友和我在音乐公园聊天,这个朋友问我们三个聊天怎么尽是聊人生?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确我们几个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工作方面没有任何关联,专业知识毫无共性,我们除了聊点生活、玩乐和理想,我不知道还可以聊些什么。在我所遇到的同学朋友中,最喜好聊天的人当数卖保险那批,他们的口若悬河,令我景仰之情由于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他们首先可以谈自己工作中星光闪闪的各种见闻;两个小时后他们会谈上次和别人聊天听来的各种牛逼闪闪故事;再两个他们会谈及自己的痛苦和抱负;最终结束语是:“兄弟,你发达了不要忘记哥哈!”以上这些内容都是次要的,关键是他们这番话必定产自大家都保持奇怪而疲惫的姿势的酒桌上。往往遇到这种聊天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尿意盎然。

所谓聊天,便是交流。思想互通有无,灵魂互相启发的聊天可得十分;只交代自己的状况,彼此都感到乏味的聊天大概只能得一分而已。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