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别人装逼你就嫉妒了

和往常一样,仅仅因为看见别人在LOMO风格的照片里展示印在纸上的朱砂篆刻印记,我的文艺追风病就毫无征兆地犯了,迫不及待地在网上买了一把篆刻刀和十块昆仑冻,意图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刻他妈个痛快!订单下完之后,又开始纠结起来,一是纠结昆仑冻比寿山石软、比青田石花纹少;二是纠结我买了这一堆材料貌似只是为了刻自己的名字,比较浪费。前一阵我的鼠标微动坏了,为了修鼠标,我竟然花了几十块钱买了电铬铁,结果只用了一次就甩在抽屉里再无动弹。这次我刻章,当然希望做点成绩出来,碰着心仪的妹子就送她一枚;假使刻不好也无所谓,将来混不好摆地摊给人家刻章办证时,至少可以吹嘘自己24岁就已入行,亦然老手;好比鲁迅《呐喊》之前躲在小屋里拓碑,碑没拓出名,还是混了一点写作素材以飨读者。

回顾往事,其实我自己很喜欢做这种徒劳无功的事情,最根本的目的是想学点东西以备不时只需;只可惜大部分折腾劳而无功,令人痛心不已。在大学的时候,我的空闲时间多到爆,后来学着折腾博客,一个小小的功能足够改一天,精力和思维完全专注其上,当然感觉再没有比写代码更好玩儿的事情,因此非常渴望当一个码农,然而我又极度缺乏数学上的逻辑思维,所以依依不舍地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后来想专注于产品设计,向高考前的梦想致敬,然而大学的教学纲领上并无实质性的内容,教师水平参差不齐,造成我对所修专业产生了厌烦,加之工业设计严峻的就业形势,索性就放弃了;我曾直接给辅导员说:“学了有啥用嘛,反正以后不会从事专业工作!”。差不多大四的时候,我才决定需要一门手艺,就像爷爷当年做了石匠,爸爸当了木匠,手上有技术就不会饿肚子,于是我做起了平面设计;泡图书馆看日本设计理论,搭火车回成都看设计双年展,逛设计展览馆;最后理论知识自我感觉良好,尚且欠缺的就是手上功夫。画了几个飞机稿,很快我入了广告公司,意识到广告设计完全不是平面设计那回事,我只管素材堆砌,客户便欣喜不已。再后来到现在,在我从事的第三家公司,我的手上功夫也无长进。一个设计师手绘掉渣无疑是对行业的讽刺,虽然我早就明白自己欠缺手绘能力,也有重新学画的打算,就是没有做出实质性那一步;不知道那年能成。绘画,是我最想折腾的,如果我能作好,就能充分理解点线面的关系,色彩的搭配,版式的构造,在未来的工作中就不会惴惴不安,将一直享受安宁。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