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望

也许好多年后我都会记得王小波在《黄金时代》写的这段话: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可是我在二十五岁之前就已经领悟了,并且真相比挨了锤还糟心,我竟然没有生猛过一天,更何况永远。

翻看去年在云南云雾缭绕的梅里雪山下面拍的一张照片,那时的我好理想,没有思念任何人,也没有思索任何事;站在高耸的雪山下面,幻想自己变成了原始森林里面的一颗树,几百年几百年伫立在哪里,什么也没有奢望。

再后来入了城市,不得不和爹妈生活在一起,大小琐事皆需禀报,十分无奈,开始渴望自己能买房,于是又不得不谋一份差事,至少能负担按揭;接着又恐惧自己被房子套牢,失去生活的自由,以致提都不敢提买房的事。可惜我从未生猛过,因此这两份奢望正纠缠着我;在这样大,这么多人的城市到底是不是一种错误;何苦那么多人都要来,何苦那么多人都愿意被埋葬在城市周围的荒郊野地。

今天朋友问我是否已经全身心投入工作了,我说是的。其实于我而言,并无所谓卖力,我愿意拿刚好够用的薪水,不愿意做企业高管,不愿意跑太远的地方,和日本目前那批无欲无求的年轻人一样;然而现实总是比理想残酷,你像挨了锤的牛一样,永远不可能生猛,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就是一生的写照。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