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的法门

去年我从攀枝花通过铁路快递了两大箱书回家,外箱被撞得破破烂烂,没经过整理就随便扔在了一个角落;后来我妈实在看不下去,就悄悄帮我收拾好了,我也没管这事,放在那里都不知道。后来大半年没再读书或者买书,我连自己到底有多少书的概念都忘了。直到上个月我想给同事借两本彼得•海斯勒的书,随便找点话题发展一下革命友谊;然而回家之后找了一遍,把一个大箱子的书翻了个底朝天都没见到,纳闷可能遗失在攀枝花了;所以这革命友谊也没有发展成,就借出一本马尔克斯,一本印度游记。

爸爸喜欢喝茶,家里有各种茶叶。偏偏我也喜欢品茶,却从不买茶,依然把家里的茶叶喝了遍,陈年普洱喝出了发了霉的中药味后,换成了安溪的铁观音,待铁观音也能尝出丝丝苦味之后,恰好在冰箱的冷藏室里翻出来一包峨嵋银针,手指一模,干燥而冰冷,感觉是好茶,就迫不及待地泡了一杯,搁在电脑桌旁。恰好那天我忘记了水杯的存在,不小心把茶水碰倒在电脑桌傍边堆满杂物的箱子上,赶紧清理,没想到这个箱子里面居然还有很多书,所幸没有打湿,而且《寻路中国》和《江城》也在里面!天知道我妈居然用两个箱子给我装书,还以为这个箱子里也是杂物呢!

我把这些书抱出来码成一排,长期在心里萦绕的遗失感顿时治愈。这箱书里面有社会学、历史、金融类、设计、计算机编程,连古文也有好几本,更不要说还有些没看完的小说,自己都觉得五花八门,谁能从这堆书里看出主人做什么工作呢?所以当时我就萌生了一个结论,和我长期以来可能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有关,比如今天看到我在吭哧吭哧地整PS,明天又看到我在茶饭不思地改代码,后天又看到我在热火朝天的背单词,大后天竟然又看到我在图书馆借历史书;我这些奇怪行为的根本动机是我想成为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前一个小时我可以给别人讲太平天国运动对中国历史进程的积极性和消极性,后一个小时可以给别人讲HTML5中圆角矩形的实现,再然后又可以给他们分析宏观经济走势,可是我并不爱这些知识 ,只是要成为一个博学多才的人,这些都是不得不学习的东西,所以我才买了这些难以理解的书类。

理想可能是悲剧的起源,一个人顾及太多的时候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什么都照顾不好。今天下午我在家中坐立不安,感觉时间被荒废了,心里一阵阵恐慌:为了能学懂Javascript,我要把基础语言C语言弄透;还准备在公司网页上加一个专题页面;接着想到自己设计了几个月的私人名片也没做好;还想到需要刻一枚印章;还有今天买的几本书也没看,事情多得令人发指!后来我纠结了一阵,先把今天买的书看了几十篇,睡了一个大午觉,起床研究了一下篆刻用的小篆和大篆,开始给自己做印章。

沉醉一件工作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和自己无关。在刻章的过程中,我有体会到曾经写代码那种感觉,内心越来越平静,只想专注于此,刻求完美;突然醒悟,内心浮躁什么都学不了,沉静才是博学的法门。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