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年度总结

不知道多少人愿意给自己作传,我感觉正在写自己的编年史,2013年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天朝圆梦元年三月宏光入室满堂光明以为圣迹遂辞东门差事至西门入吐蕃造酒坊蓉城分社为画师不辞辛苦半载有余是年政通人和万事如意无它可表"。好吧,开个玩笑,至少还有点其他事情说一说。

首先是自己的经济情况不容乐观。所有的寒门子弟进入社会之后肯定首先认识到钱是个好东西,我也一样,因为我很缺钱。本来以为一年到头能有一万的积攒,实际到年底已经一文不名。这些资金中转化成"固定资产投资"的有:一台七千多的单反、一台五千元的台式电脑主机、一部一千七的手机、一辆一千四的山地车、一张四百元的桌子、一个二手路由器,还有些零零碎碎的钱包豆浆机啊什么的。屯书的病已经治好了,一年到头买了两百多块钱的书基本上没读完。虽然公司包吃,家里包住;但是其余的钱确实不知道用到哪儿去了。另外,迫于家庭压力和实际情况,父母在我头上压了一套房子,从14年开始,我每月还要还两千多的贷款。说心里话,有了房子之后时常感觉自己是拔了羽毛的鸟,以前那些近在咫尺的愿望目前是那么遥不可及。假如新的一年还有经济计划,我还是希望能存一万元钱。

第二,努力使自己更有趣一些。这一年在新的公司接触的中年人比较多,特别是断断续续来公司应聘的一批人,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无能、无助,以及破罐子破摔。或许他们本来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被社会逼的无可奈何,学不会知识又找不到关系,如果下半辈子还有可能的话,只能寄望于福利彩票了。为避免悲剧,放在我们面前的现实就是多积累、多学习,譬如学Python编程,刻闲章,观摩领导的办事风格,甚至是给自己编排一出能在任何场合都能充数的脱口秀或者逗乐女生的荤段子;这些都是我谓之"有趣"的内涵和人生哲学;我相信坚持下去,到八十岁的时候依然可以和大家谈笑风生。

第三,我依然是个好人。其实我宁愿当一个恶人,要不是喜欢,我他妈脑子进水了才会对你好!

第四,成为普通人。尽管我一度想在文艺之路上走那么一小段,当看到一些人高贵冷艳不食人间烟火之后逐渐感到恶心;但是我并没有诋毁"文艺"的意思,只是看不惯一些人借文艺之名装格调,装品味,附庸风雅。卿本穷逼,奈何装逼;你爱看书就看,爱摇滚就摇滚,爱咖啡就喝;何必喝一百多块钱的红酒非要用高脚杯摇来摇去兜半天,何必吃一回西餐就要抒发感概大不列颠的温馨,何必看到一轮满月就要整宿不睡写绝句。真的,没有那么多是非因果,必然偶然,人生没有那么多仪式,你爱笑就笑,爱哭就哭,喜欢就喜欢,讨厌就讨厌。

整整一年,大概只有这么多话吧。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RSS feed for this post.
Made with ♥ in ChengDu. © 2009-2015 Jaz'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logger.